维C小说
有营养的小说推荐

我的1980小说免费阅读,我的1980翻云猫

小说:我的1980

作者:翻云猫

类型:都市

简介:沈运重生到80年代,在这个绚丽多彩的年代,所有的一切,都从京城的那所四合院开始,从这个深知历史轨迹的人开始……

我的1980

《我的1980》免费阅读

8月。

古老的紫禁城已经进入酷夏,斜阳的余晖混杂着灰尘,照在这个还处于斑驳旧时代的城市里。

尽管已经来到这个时代一个多月,但沈运仍感觉自己像是一步迈进博物馆的老照片里,置身到历史的纪录片中。

虽然一切看上去很清晰,但却不那么真实,距离的朦胧感。

匆匆而过的人,无论男女老少的打扮也都是清一色的纯色系,从衣服裤子到帽子,都是蓝的白的,鲜少的五彩斑斓。

不止人的衣服是蓝色的,天空是蓝色的,就连太阳照射下来的光线打在建筑物上仿佛也泛着蓝色的光晕。

满大街的自行车来回跑,私家车甚少,还有搭着两条线的公交电车,以及白上衣蓝裤子的警察……

这就是1980年的京城!

尽管改革的春风已经吹遍神州大地。

但眼前的这个景象,沈运以前也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看过是一回事,亲身经历又是一回事。

简直就是两手推开时光门,一脚迈入历史中。

……

他一个多月前,还是一名有房有车,收入可观,每天出席各种企业交流会的经济顾问。

豪华酒店包厢里,莺莺燕燕,推杯交盏中,红的白的洋的啤的一通灌,结果一睁开眼睛。

好家伙,直接变成这个时代的人!

还是清大的一名大学生。

尽管一个月了,但他还是没想好自己要不要干点什么。

但这个时代,能干点什么?

一不小心可是要拉清单,吃黑枣儿的。

又不是千禧年之后可以大搞网络,或者是房产之类的,再不济,开两厂子也能混个温饱。

而现在……

难道自己这是……重生了一个寂寞?

不过有句话又说:来都来了。

……

这个酷热的天气实在令人闹心,沈运在长安街口站了一会儿,然后把自行车向前推出几步,斜身往上一跨,潇洒离去。

这年头能骑着凤凰自行车,确实很潇洒。

而且还能在长安街上溜达,更甭提有多神气。

踩着自行车穿过几条街道,然后进入一条胡同里。

走进胡同里,浓郁的文化气息就扑面而来,如同京城的百科全书一样在眼前徐徐展开。

这感觉更不真实,简直就像是迈步进入那一帧帧的老照片中,看什么都带着磨砂的质感。

老话说得好,要想了解京城,就要进入到胡同里。

现在京城的胡同很多,有名的胡同九百九,没名的胡同赛鹅毛。

这些千百条大大小小不同的胡同,就像是人体的一条条毛细血管,给古老的京城注入无穷活力,也是构成京城文化的要素之一。

这些胡同大都不宽,最窄的地方连个大人都很难挤进去,很多老京城人就世世代代居住在这一条条胡同里。

但现在,大部分人都是住的大杂院。

这种院里起码要住三四家,甚至七八户人家,院子里也搭起各种棚子,就只剩下一条过人的道儿。

除了住大杂院的,还部分人住在筒子楼,这些人大都是大小单位里的职工。

曾经有无数的中国人在筒子楼里结婚生子,奏鸣着锅碗瓢盆家长家短之生活交响曲。

筒子楼就是长长的走廊串连着许多个独立房间,以及一两个公用水房和厕所,很多住户的家门口,摆放做饭用的简易蜂窝煤炉灶。

楼道里经常弥漫厕所和饭菜的混合气味。

沈运既不是住在大杂院,也不是住在筒子楼,而是住在学校的寝室。

他的老家在鞍山,父母都是鞍钢厂里的职工。

因为现在穷,回家一趟要花很多钱,所以干脆选择留在学校。

虽然现在在工厂是世袭铁饭碗,子女可以顶职,但也要分三六九等,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

而且在工厂上班,无非也就是温饱有个保障,谈不上什么大富大贵。

可前身居然凭自己的能力,硬生生在去年,也就是79年,最后一次非应届生考大学的时候考上清大,于是从遥远的鞍山来到这边上学。

根据沈运的了解,要是前身考不上大学的话,大概就是进入工厂或者是进入话剧团工作。

因为鞍山就两样出名:一是鞍钢,二是评书。

……

沈运推车来到一处院门口,随手推门进去。

这是他老师的房子,而他骑的也是老师的自行车。

老师姓唐,名叫唐卫国。

师母姓曹,叫曹文茵。

两人都是清大的老师,自从房子发还后,两人就干脆从筒子楼里搬出来,住进这小小的祖宅里。

两人还育有一子一女,不过那两人都不在二老的身边。

一个是在地质队上班,需要到处跑;另一个是被公派出国,还没回来。

唐卫国一抬眼,看到沈运回来,忍不住道:“你小子一天天出去晃悠个什么?”

“这不是没事儿干么?”沈运把单车停好,问道:“您不出去转转?”

“这个天儿出去转什么?”唐卫国回道:“出去吃沙子?”

“也没多脏,随便洗个澡就干净。”沈运笑着说道:“家里还有自来水呢。”

“虽然是有自来水,但没厕所也没澡堂也不方便,现在夏天还好,这要是大冬天,洗个澡还得去澡堂子。”唐卫国皱着眉头:“我怎么寻思有点不对劲。”

“您这是后悔了?”沈运好奇问道。

唐卫国靠在椅背上:“后悔倒是没有,因为我父亲曾经告诉我,别人给的,始终比不上自己有的,筒子楼那是单位分配的,万一哪天单位要收回去呢?所以咬咬牙,怎么着也得买一套心里才踏实一点。”

自己这位老师这觉悟倒是想得挺远的。

曹文茵从屋里出来,跟着说道:“虽然借了不少钱,但这房子可比我们以前住的那筒子楼强多了,以前住我们隔壁的张大爷,一家五口人就挤在那小小的十几平米,看着都遭罪儿。”

唐卫国又说道:“要是多来几个同事做客,那就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沈运耸耸肩,没开口。

“正好小沈你回来,帮我去买瓶酱油回来。”曹文茵摸出钱和一张酱油票,白纸黑字的,制作很是简陋。

因为现在买的商品都需要各种票证。

如粮票,布票,肥皂票,油票,肉票等等,林林总总,包罗万象,没有你想不到的。

有些产品还是定时定点供应的,比如肉这种东西,一天就那么一点的量,去晚了,你还买不到。

而像是自行车电视机这种,除了要票,还得要工业券,要不然你有钱都买不到。

但这些包罗万象的票和券只是一种购买凭证,还得要支付现钱。

话说回来,现在京城也不是家家户户有自行车和电视机,还有不少人住在望儿山那边的棚户区,而外面也有不少找不到事儿的盲流。

“盲流”的意思是盲目流动,所谓盲目流动就是指没有经过组织安排的自行流动。

特指那些自发居住地迁徙到其它城市谋生的人,是个具有一定贬低意味的词汇。

因为现在的城市工业发展极为滞后,本来城市就已经有很多待就业的人员。

再随着大量的农村人口涌入,各种社会问题也跟着随之产生。

现在决定一个人的社会地位有两个要素,首先是户口,看你是农村户口还是城市户口。

第二个是出身,是工人阶级、贫下中农,还是黑九类。

这决定到你人生的两个方面,实际和你奋斗努力聪明善良都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你恰好是户口农村,而且又成份不好,你未来的人生只有俩字——活着。

简陋的陈设、发霉的墙壁、幽暗闭塞的狭小空间几乎是这一类人的标配。

一些大杂院中居住着也不少这样的盲流。

……

接过票和钱,沈运一溜烟跑到最近的国营商店买了瓶酱油。

城里叫国营商店,乡下叫供销社。

一个基本能满足一切生活需求的神奇的地方。

买了酱油回来,曹文茵便开始忙活今晚上的晚餐。

屋里的老风扇咯吱咯吱的摇着头,这台漏电的风扇,再加上那台熊猫收音机,就是唐老师家里现有的电器。

电饭锅没有,烧水做饭用的都是蜂窝煤。

尽管吹着风扇,但沈运还是感觉有些热,这衣服不透气。

双脚穿着袜子套在包脚面凉鞋里,虽然有些怪异,但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打扮。

忙活约摸一个小时,今晚的晚餐就准备妥当,三盘小炒,加上一锅汤。

虽然唐卫国夫妇都是双职工,但也没有奢侈到餐餐吃肉的地步。

吃完饭,收拾碗筷之后,沈运也没回寝室,就搬一张椅子在唐老师的院里乘凉。

他已经来到这个时代一个多月,但特别迷茫。

想干点什么,但却不知道要干点什么好。

因为现在干什么都不靠谱,上面想做,但不知道具体要怎么做,只能小心翼翼摸石头过河。

下面则是捉摸不透,要么就死守那一套,要么就跟脱缰的野马一样,一撒手,直接不见踪影。

如果是在沿海地区,倒是有法子,可现在是在皇城根下。

而且他还是在读大学生,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开学。

可来都来了……

想了好一会儿,他一拍巴掌:有了!

>>>点此阅读《我的1980》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