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C小说
有营养的小说推荐

孟甜甜遗愿事务所小说免费阅读,孟甜甜遗愿事务所传奇马马

小说:孟甜甜遗愿事务所

作者:传奇马马

类型:悬疑灵异

简介:七尺男儿杨晓帆死后误入“孟婆了愿坊”,喝了孟婆的递过来的苦酒之后昏然睡去;醒来后发现原孟婆跑路,意外成为临时孟婆,协助遗愿未了之人解开心结。后“孟婆了愿坊”品牌升级后改名“孟甜甜遗愿事务所”,欢迎光临。

孟甜甜遗愿事务所

《孟甜甜遗愿事务所》免费阅读

我叫杨晓帆,死于突发性心脏病,卒年25岁。

人死后见到的是什么景象呢?我睁开眼时,目之所及是一片无垠的荒原,远处的天空灰蒙蒙的,四周也是全灰蒙蒙的,像极了那首歌里的描述——阴间,像不开灯的房间,当所有光线都一点一点沉淀。

视线尽头耸立着一幢高楼,在开阔的荒原上格外显眼,让人不由自主地朝着它走去。

接近高楼时,四周的人变得多了起来,说是人也不尽然,更像模模糊糊的影子。人群与高楼被一条河流隔开,河面宽阔,水流湍急,一座年久失修的小木桥战战兢兢地扒在河两岸,似乎随时都会被汹涌的水流带走。

我看着不断涌上木桥准备过河的人影,不由得为小木桥捏了一把汗。

“不是吧,难不成这就是奈何桥?也忒寒酸了吧,好歹用石头砌一下啊!孟婆呢,不先喝汤再过河?这个流程不正规啊!大家不排排队吗朋友们,一个个按秩序过河,一股脑都往上涌,万一这玩意儿踩踏了怎么办啊~嘿!”

抑制不住的吐嘈声在我脑中炸开,把我吓了一跳,也把我从迷茫中惊醒,仿佛我刚刚处于一个梦游的状态,这会儿才算真正醒来。

四周的环境并没有因为我重拾清醒而有所改变,四周依旧是不断涌过来的人,也都像梦游一样,成群结队地朝桥上挤去。

我等了一会并不见人流量减少,索性咬咬牙,起身并入人潮。奇怪的是,虽然和很多人共用这座桥,但走在桥上却丝毫不觉得拥挤,和一个人过桥几乎没什么两样,大家好像也都一样,四周明明都是过桥的人,却又彼此独立,互不干扰。

过了河,高楼更加真切地展现在眼前,整栋楼看上去巍峨又严肃。“如果光线好一些,再点上灯,说不定也算得上金碧辉煌了,最好再漆几个翠绿金黄的亭子”,我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环顾四周,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往高楼走着,我正准备迈步加入他们时,视线左边的一团光晕吸引了我的注意。

像一个电力不足的白炽灯,努力推开四周的灰色才艰难地浮在空中。光晕背后是一个小作坊样式的建筑,我得眯着眼才能勉强看清房子的轮廓,光晕下隐约有个招牌,但上面的详细内容早已超过了我近视眯的能力范围。“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一发现一点一点撩拨着我的好奇心,我最终决定亲自去探个究竟。

当我做好决定时,发现自己早已朝左边的小作坊走了一小段路了。“反正右边以后也可以去,晚点再去也不迟”,我这么想着,索性拨开拥挤的人群,朝左边小跑而去。

“孟婆了愿坊”,凑近作坊,我终于看清了招牌上的文字,光晕也确实如我所料,是一只老旧的白炽灯,隐约可见灯泡上半部附着的褐色污渍。

顺着牌匾牌继续往里走两步,是一扇虚掩着的木门,我透过门缝往里瞅了一眼——有光。

这时我突发奇想,想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可以穿墙了,于是收回准备敲门的手,装腔作势地运了运气,1、2、3、快、准、狠,走你!门“哐当”一声被我砸开,我随着惯性一个趔趄把自己摔进了小作坊内部。

作坊很小,也就五六米深的样子,距离我摔倒不远的地方是一个柜台,柜台前立着三把椅子,古色古香的,椅子脚还刻着考究的花纹。门旁立着一个架子,架子上是一面镜子形状的圆盘,但又不太像镜子。我揉揉摔成两瓣的屁股,一边贼眉鼠眼地环顾四周一边在心里暗暗吐槽——为什么我堂堂一个鬼魂,摔倒了居然还会疼。

“来者何人?”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从柜台后方传来,我一惊,条件反射地回了一句:“大人,草民冤枉啊~”,还很敬业地配上了颤颤的哭腔。

等我反应过来时,几乎要被自己愚蠢的行为气笑了,都怪我平时电视剧看多了,条件反射演了这出,这万一柜台后面真坐个审判官我可怎么收场哦。

柜台后的人显然被我的临场演技噎住了,缓了一会儿才又说:“站起来说话吧”。

我小心翼翼地直起身,将头一点点探上柜台。

柜台后面是一个用黑袍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帽子遮住大半张脸,看不清真容,单从身形来看应该是个女人。她斜倚在一张宽大的躺椅上,右手漫不经心地抚着一个烟杆,偶尔朱唇微启,吐出一缕烟圈,在烛光的映衬下显得神秘又做作。

看起来好像只是个阴森森的干瘪老阿婆而已,应该没什么杀伤力。在确认了周围的环境安全之后,我壮了壮胆子,猛地站起身来。

“咳咳,那什么——Can you speak Chinese?”我冲着柜台后的人仰了仰头,决定先发制人,率先开启了话题。

她怔了一下,虽然看不到细节,但我确定她偷偷翻了个白眼。随后欠了欠身,把头转向我这边,“说人话!”

很好,成功搭上话了。我往前凑了凑,企图看清她的真实面目,一边竹筒倒豆般说出来自己的疑问:“这里是哪里呀,我看到门口的牌子上写着‘孟婆了愿所’,具体是做啥业务的?你不会就是孟婆本婆吧,哇哦有点厉害,可是你不应该要去奈何桥旁边发汤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而且这里又没有紫外线啊,你把自己裹那么严实干啥子,不闷得慌吗,难道说,你脱发?……”

对方显然没耐心听我继续叨叨,抬手打断了我的话,“你来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呃,那倒也没有,其实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自己咋死的,我应该是死了吧,但是关于以前的事我啥也不记得了,只记得睁开眼就到了这里,我本来是要和其他人一起去右边那大楼的,但是看到你这里有灯光我就好奇过来看看……”

说话间,我注意到柜台后面的架子上摆着三个大坛子,上面分别贴了一张红纸,依次写着“九”、“久”、“酒”三个字。

“九久酒……感冒灵还是皮炎平?诶,你后面那个坛子装的啥,你们这里是卖酒的吗?”

柜台后的人转头看了一眼坛子,又转向我,“来一杯吗?”说着她起身滑下躺椅,走到标有“酒”的大缸旁,拿起一个看不清是什么材质的酒舀给我打了一杯。

“喏——”对方将盛满酒的杯子放在柜台上,并朝我这边推了推。

我一下子陷入了两难的尴尬境地——喝,还是不喝?这是个问题。

唉,算了,管他呢——我怀着壮士扼腕的心情端起酒杯,行云流水般将酒杯举到嘴边,然后伸出舌头往酒杯里蘸了一下。

你吃过最苦的东西是什么——苦瓜,还是黄莲?在我舌头接触杯中液体的一刹那,一股难以名状、从未体验过的,比我能想到最苦的东西还苦无数倍的味道瞬间在我的口腔炸开,并迅速朝我的大脑侵袭过去。那感觉就像有个人拽着我的舌头,并用另一只极其苦涩的手伸进我的嘴巴,企图将我的脑子从嘴里拽出来一样。

我立马扔掉酒杯,像疯了一样开始干呕吐口水,“啊呸呸呸呸呸啊呸”,我一边疯狂吐口水一边环顾四周,试图从周围找到一件可以缓解苦味的东西。

门旁架子上镜子形状的圆盘引起了我的注意,那个质感此刻看上就好像一盆竖着放的水。我管不了许多,跌跌撞撞地跑过去,伸手一摸,果然,是液体的!我迫不及待地将头往前伸,直接将嘴浸到了圆盘里。

苦味瞬间消弭,甚至找不到一丝蛛丝马迹,如果不是此刻我正扎着马步半蹲在架子旁,嘴还泡在圆盘里,我甚至会相信刚刚那一切其实没有真实发生过。

我站起身缓了一下,转身怒视柜台后面那个刚刚递给我酒的罪魁祸首。

她已经把帽子放下来了,一脸严肃地盯着我,完全没有恶作剧得逞的开心感,从表情上来看甚至显得有些疑惑。

“你……能尝到……苦?”她沉默着,好像犹豫着该怎么组织语言,过了一会儿才表情复杂地开口问我,全然没有接收到我的愤怒。

“废话,苦吐了,不信你自己喝一口试试看啊!跟我俩在这装呢,呸!赔钱!”我依旧处于一种愤怒的状态当中。

“我是孟婆,负责帮助有遗愿未了的往生之人了却心愿,顺利前往下一程。”她答非所问,“墙边那个是妄颜镜,可以看到每个人一生中全部发生的事,但需要当事人自愿将手放在上面。”

“哟,挺高级啊,难不成还掌纹识别的吗?”我对她转移话题的行为表示很不满,翻着白眼和她抬杠。

“后面三个坛子装的分别是‘欲望’、‘人情’和‘人生’三酿,你刚刚喝的是人生酿,这些后面你也会慢慢了解的。”

“不是吧,难道我人生这么苦?”我小声嘀咕到。

“柜台后面这个架子左边的暗门是仓库,里面有你可能会用到的器物、右边的暗们则是轮回道,每次只可以回去一个小时,同一个人不得超过三次。”她依旧无视我的反抗,像是商场导购一样指着每件商品,自顾自地介绍。

说完这些,她终于转头看向我,嘴角第一次出现了盈盈的笑意:“你刚刚把妄颜镜弄脏了,得去黄泉底洗干净才能继续用,所以你得等等才能看你的人生了,要不你先休息一下?”

“开什么玩笑,我是鬼魂诶,鬼魂不需要睡眠的好伐,好不容易死了为什么还要睡觉,我……”话没说完,一阵挡不住困倦感袭来,让我瞬间失去了意识。

“果然,是被下毒了吧!啊啊啊啊啊~”我内心的吐槽之魂在我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仰天长啸,然后戛然而止。

——

作者有话说:

嘴贱戏精男主阴间初体验,花样作死误入孟婆了愿坊。下一章请收看 正版孟婆留字条连夜跑路,七尺男儿委屈接手了愿坊。我尽量写得好笑恐怖又治愈,你~值得拥有。

>>>点此阅读《孟甜甜遗愿事务所》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维C小说-有营养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