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C小说
有营养的小说推荐

道士有言小说免费阅读,道士有言灵明涧

小说:道士有言

作者:灵明涧

类型:

简介:清末民初,时逢大乱,原本在一方小城生活的九叔,突遇邻村小女被恶霸所害,投河自尽化作水鬼,为害乡里,九叔不得不出手平定,却引出了门派秘辛,不得不卷入一宗宗事非旋涡中。

道士有言

《道士有言》免费阅读

“九叔,九叔,快开门啊!出事啦!河里闹水鬼啦!快开门啊,九叔!”门前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面色慌张的用手拍打着九叔家的门。

正在睡觉的九叔,被门外突如其来的叫喊声给吵醒了,打了个哈欠,喊道:“恩?谁呀?还水鬼,这大晚上的不睡觉,别敲了,别敲了,我来了,我来了,哎。”九叔赶紧披着衣服起了身,快步走去打开了家门。

九叔这才打开半扇门,门口这几个男人便鱼贯而进,围着九叔慌慌张张的说道 “九叔,九叔,不好了,村后边那条河里闹水鬼了。”

九叔揉揉被他们吵的发痛的耳朵,“慢点说,闹什么水鬼。”

一个男人抢着说:“就今晚,我们几个晚上去河里捕鱼的时候遇到水鬼了。”

九叔让出位置就让几个人先进里屋,说道:“别急别急,进来,都进来说,你们都坐下先,别急,慢慢说怎么回事。”九叔转身走去点亮了客厅的灯,这几个人走进九叔家里,情绪还没缓和下来,一个个满头大汗。

这进来的三个男人,带头的那个叫阿水,旁边两个叫二牛,大头,这三个人平时种种田,闲时会去河里下网捕鱼,那年头河里鱼虾多,一般临傍晚下网,第二天早上收网,收获也挺不错,再卖去集市或者酒楼补贴些家用。这夏天晚上这几个也会去稻田里捉田鸡,那时候捉田鸡,背着个竹篓,拿着自制的火把,去稻田里捉田鸡,用火把往田鸡眼前一过,那强光刺着田鸡的眼睛,被这样的强光一闪,就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只要伸手去捉就是,这样下来一晚上收获也不错,也能赚些钱。

九叔坐在外厅的椅子上,说道:“别急,阿水你来说怎么回事。”

被点名的阿水赶忙回九叔的话:“这不是,前段时间老下雨嘛,河水涨得那么高,咱们都没办法捕鱼,这几天我们寻思着这河水都退下去了,天也放晴了,就打算说晚上去河里下个网,再去田里捉田鸡的,可谁知道,今晚我们几个这刚去河里下网就遇到水鬼了。我当时刚走在河滩准备上船,然后二牛他。”

阿水说着话,二牛赶忙站起来接话说道:“我来说,当时我先上船的,我拿着灯笼往前面的河面那一照,就看到有一大团黑影在那边水底潜过来,鱼哪里有那么大,那影子我看着像个人,我当时吓得立马从船上跳上岸,叫他们赶紧离开河边,我们放船那地方,水深不过到腰这里,这深度一眼看的到水底下绝对没有看错。”

旁边坐着的大头也止不住的点头符合说道:“对对对,我还没下河就在河滩上。然后二牛就指着河里面,叫我们走开一点,水里面有东西,我当时没觉得什么,就顺着二牛指的地方用灯笼照着,就看到一个影子在那水底下。”

阿水怕九叔不相信,也一边附和起来说道:“是啊是啊,这不会是水鬼吧?我们村不会有什么事吧?九叔。”说完便想拉着九叔去河边看看,不然这心也放不下。

九叔听完这几个说的,一边摸着下巴,一边想着,后面还是将信将疑说道:“恩,不用急,这个有可能你们看错了,这水鬼找替身,哪里有慢悠悠上来捉人的,再说了只要不下水,那水鬼也拿你们没辙,没什么事情,但是为了保险,等等我给你们一人一张符,放身上带好,明天我准备一下,和你们再去看个究竟。今天你们就回去休息先。”

九叔说完,一个人走进一间房间,手里拿着三道折好的符走了出来,对着这几个人说道:“恩,一人一张,这个符可以避邪,放身上带好,还有明天一大早去告诉乡邻,在没弄清楚这个事情之前,大家还是不要下水游泳,捕鱼。”

阿水几人赶紧上前去双手拿过九叔手上的符,放身上的内衣口袋,再问道:“九叔,真的没什么事?那我们就……先回去?”

九叔挥挥手说道:“恩,不然还在我这里过夜?行了,你们回家先吧,路上小心点。这个符带好。”九叔把人送走,关好房门,摇着头笑着喃喃说道:“嘿,水鬼,这年头哪里还有水鬼呐。”

第二天九叔一大早睡醒起来,披了一件衣服,走去后厅的供桌去上香,九叔的房子是砖瓦堆砌起的平房,房子分成两个大厅,分成前后厅,前厅待客吃饭,后厅一般放着供桌,还有的先人牌位,那时候的人家讲究多子多福孩子多,九叔的房子房间那也多,前厅四边有四个房间,后厅还有两个房间,厨房呢,一般不和住宅一起,都会隔一条过道。

九叔把香插在供桌上的香炉里,香炉两边放着各一盏烛台,这个后厅墙上挂着一个道人的画像,持拂尘,坐在椅子上。墙前面摆着一张供桌,桌上摆着父母的牌位,还有摆着一柄从中间断开的木剑,剑身上有火烧过的痕迹,很明显剑柄和剑尖不是同一把,供桌旁边摆放着一个古色古香朱红色的柜子。

九叔上完香,朝着画像拜了三拜,打开柜门,拿起柜子里面的一个小罗盘走出后厅,坐在椅子上思量着,自言自语说道:“真是奇怪,十几年没听过水鬼的事了,可这最近也没有听说有人在河里淹死,真是怪事,我还是去河边看看。小九这个小子,应该快回来了吧,不然可以带上这个小子。”

九叔一个人走出家门,顺着门前石子路走去村后头,村后头是一大片的竹林,以前还没有修河堤,村后头这片地方,一到夏天雨下的稠,这村后头一大块地就淹水,后来改修了河提,这一片地方洪水泛滥的时候一样会被淹,开垦成菜地是不可能的,不知道谁开始在这里种了竹子,这后面就长成了这样茂密的竹林,后来村里要搭篱笆种菜倒是不缺竹子了,而那条河就在这片竹林后面,这条河叫才子江,河上游有一座山,有一座山峰侧影像一个仰头望天的人,所以得名叫才子江。

九叔背着手,走在路上,一大早下地干活的路上的村民和九叔打着招呼说道:“九叔早,那么早上哪去啊。”那时候做农活,都是赶着太阳升起来前,去干活,免得天热做不了多久农活,这村里一大早上就有村民扛着锄头去菜地除草,下菜种,趁着天凉好干活,等到太阳升起来天热就回去做饭休息了。

九叔也回应着过路的村民说道:“早,哦,我过去河边走走,那么早就去下田里干活。”

村民回答说:“天亮得快嘛,九叔回头给你送点菜过去,我去干活了啊。”

九叔道谢说道:“嗯,谢谢,麻烦你啊,诶老五,最近看住家里小孩不要下河去游泳,你也通知一下乡亲注意好。”

九叔走过这大片的菜田,就到了河滩边的竹林处,九叔顺着田埂小道走进去竹林里面,竹林生的茂密,花了好一会时间,九叔才走出这一片竹林,一个人站在河堤上从衣服里拿出罗盘一看,“恩?”这罗盘的指针指着前面的河,九叔赶紧从河堤上走了下去河滩,这下了河堤之后,这里一整片都是河石滩,九叔站在河滩上面脸朝着河面四处观察,左手上拿着罗盘,突然这罗盘的指针开始跳动不定,九叔也吃了一惊自言自语说道:“恩?河里还真有东西,只怕不好找啊,这么大的一片的地方。还是得准备准备才行。”说罢一边思索,一边往家走了回去。

九叔才刚刚走到家门口就见到阿水他们几个和一群村民在自己家门口等候着了,二牛眼尖看到了九叔喊了句:“九叔回来了。”

大家纷纷回头,看到九叔走来就赶紧围了过去,这时一个村民说道:“九叔,九叔,那河真有水鬼?不会是阿水他们几个喝酒了,眼花看错了吧。”

二牛脾气急,当时就反驳说道:“王二狗,我们看错,你去看错一个试试,当时你能不尿裤子都算好了。”刚说完在场的村民都哄笑起来,王二狗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当时就急的面通红反驳道:“我怎么就尿裤子,是我早把它捉起来了。”

二牛嘲笑道:“你都几岁了还尿裤子,多出息。”一说起来个个村民又笑了起来。

九叔赶紧出面,压了压手说道:“行了,行了,别吵别吵,阿水他们说的没错,是有东西在河里。你们最近有没有听说有哪个村子,有人在河里淹死?”

“那我们村就没有,应该是别的村的人吧。”

“对对,应该是别的村子的,我们村没有谁家说出了事。”

九叔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对着阿水说道:“阿水你们三个家里有渔网,你准备一张结实的大网,撒上公鸡血,弄好晚上有用,其余人呢,带着工具跟我去河边上挖个陷阱。今晚我们会一会这个水鬼。”说完就安排各家村民回家拿农具。

这时阿水和二牛他们也离开九叔家,一起走在路上,打头走在前面的大头问:“阿水,你说今晚能捉到水鬼么?我们会不会给水鬼缠上啊?”大头一脸顾虑的样子。

阿水听完当即一拍胸膛,说:“嘿,你还信不过九叔?九叔什么人?怕什么,咱们就跟着看看稀奇,今晚我们那么多人去,还怕捉不住一只水鬼?中午去我家喝一顿,晚上跟着九叔捉水鬼去。”

二牛听着阿水说,也是连着点头附和:“对对,跟着九叔去见识一下,这可够稀奇的了。”

阿水又说道:“就是当时走的急,也不知道这水鬼长个什么样子,听说书的说呀,这水鬼长得可美艳了,专门骗人下水溺死呢。”

二牛点点头说道:“确实确实。”

另一边九叔带着一帮村民,扛着农具,在河堤边上一路走着,走了一段时间,有个村民忍不住问道:“九叔你说哪里挖坑好点?”

九叔也在一边四处打量着,这片浅河滩上有的地方长上了一片的茂密芦苇丛,还有很多高地错落的矮树丛,在这河边挖坑,一挖到水位线,那挖出的坑里就会出水,在水里捉水鬼,那可不明智,更何况这水鬼下水就容易跑掉。九叔看了一圈说道:“恩,近不行,远了又不好把水鬼引过去。这也没个好位置啊。”

九叔话音才刚落,立马就有一个村民上前说 道:“九叔九叔,顺着河道往下再走个半里路,我前些日子才看到,那段河滩有人家在那采砂,他们还用沙土在河堤上铺了个土坡给板车装沙上下,那个坡可以挖坑么?”

九叔想了想说道:“那倒是不错,走,我们先去那看看先。”说完就带着一帮村民走去下游,远远就看到,在河滩上的人已经忙活开了,采挖沙石。

九叔带着村民们刚走到这个土坡,有个穿着蓝色布衣的监工看着他们一群人,就喊:

“你们干什么的!这里采砂不要人了,走走走。”在河滩采挖沙石的帮工,听到监工喊,也纷纷回头看过来这边,也讨论起来:“那么多人是干嘛的?抢活干?”

“可不是嘛,都带着家伙呢,咱们要不要都过去?”

“咱们找的活拼什么让人家抢了。”说完这群采挖沙石帮工也凑了过去。

九叔看这个样子,搞不好怕是有麻烦,快步走了上前说:“哦,我们不是来找麻烦的,是前面王村的,来这看看。”

那个监工一听,这么一群人过来,怕不是来敲竹杠说这河滩是他们村的要给钱才可以挖,赶紧说道:“这里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沙啊,石头啊。走走走别来这里碍事。”

九叔正犹豫要不要说水鬼的事,他们毕竟也在河边做事,这要是闹出人命那也不好,思索了一下慢慢的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河里有水鬼,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捉水鬼的。”

这个监工听完,当时就大笑起来:“哈哈哈哈骗傻子呢?还水鬼,你说水鬼在哪呢,叫他出来我看看,去去,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说完就赶紧打发村民走。

九叔身后的村民们听这工头这样语气,愤愤不平,有的村民就按耐不住说道:“嘿,九叔好心和你说,你还不信,你要不信,你倒是下水去游一圈,你敢去,我叫你爷爷,不敢你是我孙子。”

监工这些手底下的帮工这都聚了过了,这监工看着身后一群的人,胆气也足了一圈,朝着身后的帮工说道:“他们说这河里有水鬼,我就说什么水鬼嘛,你们可都听见了哈,不是我说,这还让我去游这一圈,就这河两岸来回游几趟都小事,哥我自小就一外号,浪里白条。”

九叔看了一下罗盘,罗盘的指针又开始跳动,这时九叔赶紧把监工给拦下来,这要下去肯定出事,说道:“好了好了,不要吵了,不要意气用事,这河里真的有东西。”

监工一脸不屑的说:“看你年纪稍大,叫你一声叔,你说哪条河里没东西,你倒是说道说道,哈哈哈哈,怂了,哈哈哈。”这监工带着帮工也起哄哈哈笑了起来。

村民这边也急了拉着九叔的手,气愤的说道:“九叔,让他去,就让他去,好心当作驴肝肺,就让他媳妇守寡,该,不知道便宜谁。”

监工一听这话,飙起火来了骂到:“怎么说话,怎么的,这是来闹事是吧?我就说嘛,一大帮子人过来,能有啥好事,来呀。”说完就撸起衣袖,后面的帮工赶紧拉着他,对面一群村民个个手里都带着家伙,一锄头下来那可不是闹着玩。

九叔看两边都有吵起火的样子,赶忙站在两帮人中间挡着,和监工说道:“你等等,我有办法来证明。”说完就叫旁边的一个村民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叫他回去自己家里捉一只鸭子回来,顺便拿根长细绳子过来。

监工看九叔在中间挡着,也有了台阶,顺着就答应着说道:“好,那我们就等着,看看你们搞什么名堂。”

这村民急匆匆跑回去村里,这刚到村子里,就遇到村长和老钟,村长看到他就问:“诶,你干嘛,干什么呀,那么急。”

村民赶紧说道:“九叔他们和村后头那里采砂的工人在河边那吵起来了呢,九叔让我回来去捉只鸭子赶紧过去。”

村长一听,怎么的九叔和人吵起来了?说道:“行行行,那你赶紧的,我们和你一起过去。”村民赶紧回家捉了一只鸭子,拿了一捆细细的草绳,就和村长一起过去了。

村长一行人也跟着一起来到河边,村民看他们一大群子人围在那里,喊到:“诶,怎么啦?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啊。”

村民们听到村长的声音,回头看了过去,也都停下来了,村长走了过来问道:“九叔啊,我都听说了,你说的水鬼是不是真的?”

九叔点点头说道:“这河里是有东西,有可能是水鬼。”这边采沙的工人一听,这村长都亲自来了,这群人也是一脸疑惑,议论纷纷道:“这个水鬼真的假的。”

“还真不好说,看看,看看。”

九叔在这边也没有闲着,让村民去竹林人砍了一些长短相当的竹子,接着用这些竹子搭了个一尺长短八边形的架子,在每个角插了一张符,再用绳子留出一段绑在一根竹竿上,然后把架子放进水里,这竹竿也给了一个村民拿着,这插了八张符的架子随水流漂了出去。

九叔这时摆手让村民把鸭子给他,九叔抱着鸭子来到水边,要说这鸭子从鸭圈放出来,自个就知道往村里的池塘去,平时一放出来去池塘下水可欢了,九叔把它放下水,它也不往外游,九叔一转身,这鸭子就上岸了,这个村民看着跑上岸的鸭子说道:“奇了怪呀,我家养的鸭子平时下水开了鸭圈自己就窜下池塘去了,这……”

旁边就有村民搭话说道:“老人不常说,这家禽家畜看得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这水里是真有东西啊。”旁边一群村民也认同,不住的点头。

九叔又捉起鸭子,对着监工说:“麻烦你让那个挖沙身材壮实的那个师傅帮个忙,我把鸭子绑在竹竿上,你让他把鸭子用力的甩出去,甩去远点的河面上。”监工朝着九叔指的人,转过头去一看,是手底下的一个伙计张大飞,就冲他点点头,张大飞两手握住这根竹竿,像钓鱼甩鱼钩一样,把鸭子给甩飞出去,鸭子在空中扑腾着翅膀,惊慌失措的叫着:“嘎嘎嘎嘎……”

九叔也没想到这汉子那么耿直,招呼不打就把鸭子甩飞出去,一下子落到河面上,九叔赶紧从口袋掏出一张符,手拿着符纸,念了声“着。”这符就烧了起来,九叔把烧着的符一甩,把符甩飞到河面上,这符直直的飞到水面上,火居然没有熄灭,还在燃烧着,慢慢浸入水中,这鸭子入了水,受了惊一样,扇着翅膀拼命往岸边游来,村民和采砂的这群工人定定的看着这一幕,这鸭子游着向岸边突然像被什么捉住,这鸭子拼命的挣扎起来,划起一阵阵水花,水花乱溅起来,鸭子挣扎了一会被什么东西拉住一样一下子沉入了水中,绑在鸭子身上的绳子断了,一同被扔下水的竹竿顺着流水冲走了,这河面上只剩下鸭子挣扎剩下的一圈圈涟漪,岸上的这群人看得一阵发愣。

九叔这时手指竖在眉间大喝一声:“起。”架子上的八张符突然“嘭”一下子燃烧起来,让人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有些灼热,刚被拉下水的鸭子,在水面冒出来一个头,拼命的游上岸,水面的架子一下子被吸下水,拿着竹竿的村民还在发愣没有反应过来,突然像被什么拉着往前趴去,差点摔倒,村民赶紧把竹竿往后拉,一边喊:“有东西拉住了,它好大力气,快来人一起。”旁边的村民赶紧跑过去,想过去帮忙,张大飞第一个跑过去,一把捉起这竹竿,绑在竹竿的绳子绷的笔直,一下子受力不住,“啪”一声绳子断开了,张大飞一下没定住,差点摔倒,有人过去扶住差点摔倒的张大飞,落水的鸭子也上了岸,惊魂未定的鸭子瑟瑟发抖着。

九叔看着这边上眼神呆滞的众人,九叔咳嗽一声说道:“咳,这水里确实有东西,我刚吸引了水里的东西出来,那鸭子就是给它拉水里了。”

监工僵硬脖子硬是点了点头,一把拉着九叔的手说道:“九叔,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你开口。”毕竟谁也不希望工作的地方有什么不确定的危险。

九叔拍拍监工的肩膀说道:“我们本来也只是想在这个坡挖个坑做陷阱好捉住这个东西。”

他立刻答应了,语气变得熟络得很说道:“这不麻烦,不麻烦,我叫周得财,九叔你就叫我小周就可以,我是他们的头头,挖坑这都是小事,不就是挖个坑么,我们人多挖得快,完事后面一填就完事了,小事小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你开口就可以了。”一众伙计也连忙点头说道:“对对,一定帮忙。”

九叔本来是打算在这个土坡中间挖个有一人深的大坑,在这坑下面铺一张洒了公鸡血的大网,然后在陷阱上面铺上柳树枝挡住,再在上面平整铺一层薄土,做一个陷阱,人多这一下子就把陷阱给挖好了。

回到村子,村长和九叔带着周得财一群人去吃饭,让在场的村民回家时顺道通知各家的男人下午到祠堂商议晚上捉水鬼的事。

九叔独自回到家,走去后厅上了一注香,把香插在香炉里面,对着画像拜了三拜,拜完九叔走到旁边的柜子前,打开了柜子,这柜子里面放着一件折好的黄色道袍,道袍上面放着一顶八卦帽,九叔默默的看着这件道袍,手放在道袍上抚摸,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道:“妖邪出世,恐怕这个世道又要乱了。”关上柜子门,九叔便走出家门,去往村里的祠堂。

这时祠堂里面,村子里的人来的差不多了,九叔走进门,祠堂里的村民一个个向九叔打着招呼:“九叔好。”

“九叔,来了。”

“九叔,河里有水鬼?哈哈哈,是不是看错条鱼啊。”赖子阴阳怪气的说话,祠堂里面的人都怒目看着这个说话的人,这个说话的人,在周围几个村恶名累累,人也是个地痞无赖,本村人一般都不想和他打交道,这次没人通知他他自己看着人往祠堂走,看热闹就跟着走过来了。

九叔看了他一眼,也没有搭理他径直走进祠堂,在正厅侧面找了个空位坐了起来,村长坐在正厅之上,见九叔来了,也清了清嗓子,站起来说道:“安静安静,这次我叫你们过来是有事要说,村后头那条才子江,大家都知道,这次呢,这河里不知道怎么的冒出有只水鬼,今天叫你们来商讨呢,就是通知,动员大家晚上和九叔一起去捉水鬼,还村里一个安宁。”听完村长的话,在场的村民一阵交头接耳。

一个村民说道: “这条河又不是只流过我们村,为什么要我们去捉,听老人说这水鬼力气奇大无比,很是凶险啊。”

这刚说完就有一帮人附和说道:“是啊是啊,凭什么要我们村去捉。”

“捉水鬼,这么危险,这出了事怎么办。”

“对呀对呀,刘家村还在我们村前头,怎么不是他们去捉。”

老钟一帮年长些的村民有些听不下去了,说道:“这本来就是行善积德的事,本来这水鬼就在我们村这段发现,把它捉住,也不用担心自家孩子去游泳给水鬼拉去做替身。”

二牛一群人跟着站起来说道:“怎么的,一只水鬼你们就那么怂,怕个蛋。”二牛刚说完就有人回“这出了意外,一家老小你养啊。”

这时赖子就来插话了说道:“对对对,怎么不通知附近几个村子的人来,说的这河里出了水鬼他们就没事一样,他们不出人可以出钱,出钱就去捉。”

“赖子你是掉钱眼了是吧,这有你什么事!”二牛目光不善的看着赖子,看着祠堂要大吵起来的架势,九叔出来说话了:“各位,冷静一下,这次,愿意来的就来,不愿意来的也不强求各位,这水鬼肯定是要除,愿意来的,我肯定护你们周全。”说完九叔就出了祠堂,阿水他们几个,老钟一帮年长的村民和跟着九叔去河边挖陷阱的村民一起跟着九叔走了,村长没有跟出去,留了下来给村民说着。

九叔带着大家来到自己家中,九叔家中前厅也是站满了人,九叔说道:“各位,这斩妖除魔本来就是我们学道之人的本分,能来帮忙的各位,我一定护你们周全,这次我也不妨和你们说,这次捉的水鬼,要把它从水里引到岸上,就要靠你们,你们谁愿意第一个引水鬼上来。”

二牛立马就拍着胸脯说道:“九叔你说吧怎么引它上钩,我来第一个,那么多人还怕个毛。”阿水想拉住二牛愣是没拉住,心里骂到:“这个憨货。”

九叔进去后厅,在从后厅拿出两张符出来说道:“这符一张是燃阳符,一张是驭阴符,这水鬼要找替身,就是感受到人的阳气才会从水里,引诱路人下河,拉人入水淹死,替换它出来,这样才可以让自己解脱,这阳符可以把人身上的阳气增大,对水鬼更有吸引力,你贴阳符在身上在水边走动,把水鬼吸引出来,你就跑,把水鬼引上来,如果水鬼离得近就赶紧把阳符撕下,贴上阴符,阴符可以遮住人身上的阳气,水鬼感受不到阳气就不会主动攻击你,而这时需要第二个人贴上阳符继续吸引水鬼靠近那个陷阱。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多几个人来引诱水鬼到陷阱边上,其他人准备好麻绳在四周等水鬼落入陷阱,困住之后再绑上它,捉这水鬼,就今晚子时点阴气最盛的时候。”

听完九叔说的计划,二牛说道: “没问题,就那么简单?好像也没什么难度啊。”

九叔又接着说道:“还有,这水鬼力大无比,它一双爪子非常锋利,一定要小心,它生有长毛,这毛发还可以缠人,不过这水鬼怕火,因为在水里苦寒这火又对水鬼非常有吸引力,我们晚上就过去准备。”

阿水和二牛他们聚在一起说了一会,阿水他们对九叔说:“九叔,我们回家拿点东西晚上迟点过去。”

晚上九叔带好行头,背上背着供桌的断剑,换了一身道袍带着村民们,走去河边,村民们举着火把照着田边的路一边走去河边,刚走进竹林里,路上就有一堆不知道谁砍下来的竹子,一根根都给削去了枝桠砍成一人那么高的长度,整整齐齐的摆在道路边上,九叔看看了这堆竹子,估计是谁家准备做篱笆砍的,九叔对老钟他们说道:“老钟叔你们挑点用着趁手的竹子,等等有用。”

老钟他们拿好竹子,九叔给他们每人拿了两道符说道:“这阴符不用我说了,你们贴上这符,埋伏在一边,等水鬼掉下陷阱你们再出来,困住它防止它再出来,这个符是驱鬼符,贴到竹子上,这个竹子对邪物有杀伤能力。”说完一行人走到了河边陷阱边上,把撒了鸡血的大网铺了下去,铺好陷阱一点都看不出来,这路是个坑,九叔再看了一次陷阱,没有问题,就让村民在河边燃起了火堆用于照明。

九叔看了一下夜空,月亮斜在空中,时间还早,于是对村民们说:“等到子时点阴气最重,我们就开始捉水鬼。”

村民们就在河边找个地方坐着,抽烟着闲聊,老钟他们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这帮人,怎么就变得那么自私,这是好事啊。”

一个村民叼着烟锅说道:“哎,现在时代变了,不像以前啦。”

“哎,你看德成他儿子不是在那个大帅身边做了一个什么队长,手底下几十号人,都有枪,那叫一个威风。”

村民还在聊着家长里短,九叔走到河滩上看着河面,月光洒下来,波光粼粼,九叔拿起罗盘打开一看,指针不停的偏转,突然指针指着远处一片矮树丛,这个矮树丛是一堆不知名的树,一大片长在河滩上,因为上游建了水坝,下游水少了就露出大片河滩,一些树就在这里扎根长成一片矮树丛,枝条长的密密麻麻,九叔看着那片矮树丛若有所思。

这时阿水他们几个也过来了,个个手里都提着一个瓶子,村民看着他们手里的瓶子问道:“阿水,你们回家就拿酒?”

阿水摇摇头 “不是,后面你们就知道是什么。”

“切,就这还保密,你走近点都闻到一股火油味,怎么打算火烧水鬼?你们还真舍得诶。”

二牛挠着头说道:“嘿嘿,还真是,还是你鼻子灵,这点油有什么不舍得。”他们几个就把火油瓶放在离陷阱不远的地上,还边说边笑,阿水几个嫌手里有火油味就走到河滩上一个小水潭洗手,阿水几个在水里洗着手边说:“嘿,让那水鬼吓人,今天不烧得它成灰。”

九叔回过头看着他们几个,手中的罗盘突然指着这个小水潭,河滩上的小水潭都是互相连接着可以互通的活水潭,这个水潭水不深,只到膝盖那么点,阿水几个正洗着手,突然一个东西在面前破水而出,在他面前站起来一个黑影,阿水几个被吓得哇哇大叫连滚带爬的往岸上跑,那个黑影一下子捉住二牛的脚,往水里拉,阿水和大头回头看二牛给捉住,连忙拉住二牛的手,一边大叫:“水鬼!水鬼来了!”村民们听到喊声,赶紧操起竹子跑过去。

九叔也反应过来,喊到:“二牛,快把阳符丢给它。”二牛赶紧从袋子把符拿出来甩给这个黑影,九叔手指竖起剑指,向前凌空一指:“着!”只见这张阳符突然就烧了起来,这团黑影感受到身前有一大片阳气,赶紧松开捉住二牛的手,对着空中胡乱的挥手想捉住什么,二牛趁机赶紧爬了上来,村民们拿着火把照着这个黑影,它就像一团黑色水草,湿哒哒的滴着水,身上闪着水光,周得财赶紧让人去多点几个火堆方便照明。

村民们拿着竹子和水鬼对峙着,九叔赶紧跑过去,一个村民拿着竹子一下子就捅过去,一下捅到水鬼身上,这水鬼被捅的不轻,身边晃动起来,水鬼一把捉住竹子,一边嘶哑的叫着,把身上的长毛甩向了村民们,站在前排的村民一下子被这些长毛给捆住了手脚,水鬼顺势就想拉着村民下去水里面,后面的村民赶紧拉住前面的村民,九叔抽出背后的断剑,拿起剑尖向水鬼的长毛飞剑而去,这柄剑尖一划而过,就把水鬼毛发割断了,被捆住的村民赶紧把身上的长毛弄下来,立马往后面跑去,后面的村民操起竹子和水鬼打起来,张大飞也在这群人中,拿起一支竹竿,对着水鬼当头挥下力破千军,竹竿带着破空声,“啪”打在水鬼头上,这一下竹竿居然被打断了,水鬼也被打退几步,周围的村民见状,齐齐爆发一声大喝:“好!”

周围的人纷纷夸赞起来:“他妈的,兄弟猛啊。”

“项羽再世!”

“会不会夸人,那是猛张飞再世!”张大飞没理会周围的人,拿着半截断竹,死死盯住水鬼,怕它再出手,村民赶紧把自己手上好的竹竿给张大飞换上。

九叔见状怕水鬼这下子跑了,赶紧跑到水潭的出水口从袋子拿出黄色的小令旗插在入水口,水鬼在这水潭里被个个村民开始围攻,打的直叫,被打惨了的水鬼一下子潜入水中,这时村民叫起来:“不好!这孙子要跑!别让它跑了!”站在岸上的村民们,一下子聚过去,拿着竹子往水里捅下去。

九叔看这情况赶紧喊出来:“小心,大家赶紧蹲下来。”这水鬼突然从水中跃出对着村民那边扑了过去,一个村民没蹲的及时,一下子就给水鬼扑倒在地,水鬼张着嘴露出满嘴尖牙对着身下的村民就要咬下去,旁边的村民赶紧顺一根竹子伸到水鬼嘴前,水鬼一口咬在竹子上,“咯”清脆的声音发出来,这竹子应声而断,村民们赶紧用竹子把水鬼架起来,被扑倒的村民赶忙手脚并用的从水鬼身下爬了出来。

这水鬼给村民架起来不停的挣扎,不一会就挣扎出来,两手利爪一下划断身前的几根竹子,村民赶紧四处散开,张大飞拿着竹竿横扫出去,水鬼吃过他的亏,一爪就划断张大飞的竹竿,进而向张大飞扑去,九叔上前拿了一把符飞过去,这符纷纷飘在水鬼身边,九叔念了声:“破。”这些符纷纷爆炸开来,一下把水鬼炸退几步,身上的长毛也给炸开了,水鬼被激得一阵嘶哑的大吼,这个水鬼的面目也露出来了,身上长着黑色的鳞片,泛着金属光泽,手脚上都有锋利的爪子,指间还长着蹼,眼睛外鼓整个都是黑色的,满嘴利牙,头上还有背上披着长毛。

九叔收回了木剑说道:“你们散开,让我来。”村民听着九叔这样说就走开了,张大飞换了一根竹竿在旁边掠阵,水鬼看着散开的村民,准备扑过去,九叔拿起木剑一下子划在水鬼身上,划得水鬼外皮冒起白烟想被灼烧一样,水鬼抬头就向九叔咬去,九叔一脚踹在水鬼身上,借力一下子向后跳开,这水鬼半蹲下像青蛙一样,向九叔扑跳过去,九叔竖起木剑向后仰,竖起的木剑一下划过水鬼胸前又是一阵白烟冒起,这下子水鬼痛的大叫,激怒起来的水鬼又向着九叔扑过去,九叔赶紧躲过这水鬼这一扑,这样打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赶紧跑向那个陷阱,喊着:“准备,我把它引过去。”。

村民听完拿着麻绳在一边候着,阿水在一边,大喊:“大家怎么忘了,都贴上阴符去帮九叔啊。”村民听阿水一说:“是呀,我们还有阴符。”村民便在身上贴着阴符,拿着麻绳靠近水鬼,准备捆住它。

村民在麻绳上套了绳结,慢慢的走到水鬼身后,水鬼被九叔吸引了注意力,村民把绳子一下子套到水鬼身上,立马把绳子拉死,绳结收紧一下子就绑在水鬼身上,村民们合力准备把水鬼往陷阱那边拉,水鬼被套住就和村民们互相拉扯着,阿水他们几个看水鬼被拉住了,几个人去捡起贴了驱鬼符的竹子对着水鬼又是一顿猛打,水鬼吃痛挥着利爪向阿水几个扑去,在后面用绳子拉着水鬼的村民们一下吃不起那么大的力,纷纷让水鬼带着往前倒,“阿水你们几个别帮倒忙啊。”阿水几个又往陷阱那个方向跑,水鬼往阿水那边扑,后面拉着绳子的村民一下子给全部给水鬼拉倒在地,绳子一下子松开了,水鬼向着阿水几个人扑了过去。

阿水几个一边往陷阱那边跑去,一边盘算着,手里拿着阴符,这时九叔站在陷阱前,陷阱上面放着着一个小的稻草人,九叔说道:“阿水你们几个贴上阴符。”九叔左手双指指着草人,右手持剑,“起。”陷阱上面的“咻”草人立了起来,在陷阱上面直直的站着。

阿水几个贴上阴符,水鬼这下失去了目标,这草人立起来,又有一股阳气吸引水鬼注意,水鬼半蹲下来,再跳起扑向陷阱,九叔拿起一道符飞过去,这道符直直贴在水鬼身上,九叔大喝一声:“定。”水鬼身体僵硬,保持着前扑的姿势直直掉下陷阱。

村民们一看水鬼落下陷阱,欢呼起来了,二牛喊一声:“赶紧过来,绑好网口啊!”

这帮村民反应过来说道:“快快,把绳子拿过来,绳子呢!把网绑起来别让水鬼再跳出来。”村民赶紧拿麻绳穿过渔网的网眼把网口扎了起来,水鬼掉进网里一直嘶吼着身体,动弹不得,这渔网上的鸡血灼的水鬼吼叫连连,九叔看水鬼给困住了,说道:“各位把水鬼拉出来吧,免得它在下面把网磨破。”村民听九叔这样子说,合力把水鬼拉了上来。

水鬼从陷阱拉上来了,防止意外,九叔再掏出几张符贴在网上,这水鬼也不吼叫了,安全之后,二牛几个坐在一边休息,这时大家围过来看着这网里的水鬼,问道:“九叔要怎么处理这个水鬼?烧了它么?”

九叔思索了一下,说道:“等等,这水鬼来的蹊跷,先看看。”这话音刚落,村长正带着一大帮的村民过来了,村长眼看着九叔他们一群人围在那,就走了过来问道:“怎么样?水鬼捉住了?”

村长这一问后面跟着的村民就冒头了,纷纷讨论了起来说道:“水鬼捉到了?”

“走,看看去,真稀奇啊。”

跟着村长的这一大帮村民争相围过去看热闹,瞧个稀奇。村长则是和九叔站在一边说着话,看怎么处理这只邪物。

围观看热闹的村民也不老实议论纷纷说道:“这贴的是什么?嘿嘿,这水鬼长这样,你说它是公的母的?”

“怎么你看上它了?”

“瞎说什么东西,这东西没见过,这不是好奇嘛。”

“这有什么的,翻一下身不就知道。”说完这个村民便伸手下去,打算一探究竟。

“你这样乱动,没有问题吧?”

那村民说道 “九叔不在这么,怕什么。你们不好奇啊?”

在一边的老钟,看他这样就说:“哎呀,你这个后生,别不敬鬼神啊,会有报应的。”

这时赖子这个搅屎棍,从人群中钻出头来,说道:“能有什么报应,看我的。”说完就蹲在地上撕了几张渔网上的符,这边赖子刚撕了符水鬼就挣扎起来,这下子村民更稀奇了,看着在挣扎的水鬼,说道:“会动诶。”

“你们看,还真是活的诶。”

老钟看他撕下符,赶紧制止赖子,大喝道:“你干嘛,贴上去。”

赖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你说报应,我撕了符能有什么事,它能怎么着。嘿嘿。”

九叔看他们闹腾也走了过来,这一看赖子居然撕了符,就准备再贴几张上去,就看着赖子缓缓地蹲在地上,脸朝着水鬼有点奇怪,傻愣在那里,九叔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暗叫不好,立马想把符贴上去,谁知道赖子一下子飞扑过来要阻止九叔贴符。

村民被这个变故给吓到了,几个人赶紧上来准备拉开赖子,九叔躲闪不及被赖子整个扑倒在地上,抬头一看赖子,他的眼睛整个都变红了,闪着怪异的红光。

九叔赶紧说:“快!快!拉开他,他中了邪!等等水鬼就要挣脱出来了。”

这时在网里的水鬼趁着村民慌乱,忍着被鸡血灼伤硬生生把渔网撕开钻了出来。

不知道谁先发现水鬼出来了,大喊“水鬼出来了,快跑啊。”刚才还在看戏的村民四散跑开了,这水鬼甩着身上的长毛捆了身边几个村民跑得慢就准备往水里拖去。几个人赶紧把赖子拉起来,让九叔可以脱身出来,九叔这时大声喊:“快拉住被水鬼缠着的各位啊,别给它拉进水里去了。”一帮子村民赶紧过去拉着被缠住的村民,九叔指挥道:“先把赖子捆起来,别再让他给坏事了。”说完九叔咬破手指在剑身抹了一线血,立马赶到水鬼身前,和水鬼打了起来,借机把水鬼的长毛割断,二牛阿水他们几个帮忙把破了网捡了过来,用麻绳把渔网破的地方给缝绑起来。

九叔也和水鬼打在一起,一边避着水鬼的利爪,一边用木剑打在水鬼身上,九叔趁机一脚踹在水鬼身上跳开一段距离,对着水鬼说道:“我知道你还有些人智,我可以帮你,让你再入轮回。可是你还要作恶可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水鬼压根没理会九叔,长大嘴巴满嘴的尖齿向九叔脖子咬了过去,九叔也不客气了,在口袋掏出一叠符,向水鬼撒去,水鬼被笼罩在一堆飞符之中,九叔把木剑竖在胸前,左手双指抹在剑身上,念到“破!”在水鬼身边的符纷纷炸开,这火光一下子把水鬼的身影淹没在里面,等到火光散开,这水鬼半蹲着,身上的鳞片被炸翻一大片,身上的毛发全给炸光了,这水鬼半蹲在河滩上喘气,这时阿水几个把补好的网又罩在水鬼身上,几个人死死的拉住,阿水喊道:“九叔快点解决了它吧。”

九叔看着在网里挣扎的水鬼,摇了摇头心里说道:“也罢。”九叔赶紧把之前飞剑出去的木剑尖捡起来,网里的水鬼立马扑向阿水几个一下子把阿水几个撞得人仰马翻,没有人牵制的水鬼就要往水里扑去,这时一个锄头,一下钉在渔网上,扎进了河滩里“铛”的一声,震得人耳朵发痛,这水鬼还差几步就要到河里了,水鬼还想挣扎着出来,九叔立马冲了过去,左手拿着剑尖,右手持符贴在水鬼额头,右手结印,剑指点在水鬼额头,左手拿着剑尖一下子扎进水鬼胸口,剑尖直直的插入水鬼的胸膛,黑色的脓水从胸口流了下来,河滩弥漫起一股腥臭味,水鬼双手挥舞挣扎了一下,不一会身体慢慢软下来倒在了河滩上,九叔把木剑取了出来,对着拿着锄头张大飞点了点头,张大飞摸着后脑勺笑了笑,阿水几个也捂着鼻子过来问:“九叔这水鬼怎么处理 ,烧了它么?还是丢进河里?”

九叔看了看说道:“那还是烧掉它吧。”话音刚落,阿水几个就赶紧跑去拿着火油过来了,九叔一脸惊异的看着阿水几个问道:“你们怎么准备这个过来?”

二牛说道:“这不是有备无患么,九叔这水鬼去哪里处理比较好啊?”

九叔看了看,还是离河远点比较好,于是说道:“再去弄些干柴来,堆去河滩那里烧掉它吧。”二牛这几个人就和村民们去搬柴火过来。

九叔这时除了水鬼,走过去处理赖子的事情了,赖子被五花大绑,绑住押在了一边,由几个村民压住他,避免他挣脱去捣乱,赖子被绳子捆着,嘴里不停的喘着粗气,拼命的挣扎着,九叔看他眼睛发红,自言自语的说道:“忘了这水鬼还会幻术,可以引诱行人下河溺死,不过水鬼都死了,这幻术只要疼痛刺激就可以醒过来。”九叔看着周围的人找了找,喊道:“二牛,二牛过来给赖子一巴掌打醒他。”

话音刚落,压着赖子的村民争着说:“九叔,不用,二牛我来。我来。”

另一个村民抢着说道:“我劲大,我来,你打不醒还得一巴掌,我来。”

有一个村民抢着上前喊道:“我来我来,我早想打他了。”

二牛也不点火,一溜烟跑过来,说:“我来了,你们争什么,一人一巴掌不得了。”说完高高的扬起巴掌,一巴掌用力扇过去,啪的一声,打的赖子头一抽,这一下子可把赖子疼醒了,叫喊道:“哎哟,痛,谁谁打我。”随后又有几巴掌过去,啪啪啪啪,赖子大叫着一下子跳起来,脸疼的想揉揉,一看自己被绑住说道:“干嘛!你们绑着我干嘛!”

二牛拍了拍赖子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你刚才被水鬼迷了,差点啊,就投河自尽了,你命就交代了,要不是我们捆住你,不打醒你,明年啊,你坟头草都和你一样高了。”周围的村民忙着点头,附和说道:“对呀,你刚才整个眼睛都红了,朝着九叔扑过去可吓人了。”

赖子回想起来,说道:“我突然看到一个好漂亮的姑娘,我就飞扑过去,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给赖子松了绑,这赖子起身捉住身边一位村民,把他身上的符拿了一张问道:“这什么东西。”周围村民看他醒过来,都赶紧散去,回答都懒得回答他,赖子见没人理他就把符塞到口袋。

九叔走去水潭边上,蹲下来把摆了阵法的令旗给收了回来,这时罗盘从九叔口袋滑了出来,掉在地上,刚好是放平的,罗盘指针转动了起来,指向了一处,九叔僵了一会,二牛喊了起来,喊道:“九叔都弄好了!”这下把九叔拉回神,不动声色的收了罗盘,起身回着二牛,说道:“嗯,好,来了来了,那些符二牛你收一收,全都拿给我。”村民一听赶紧把竹子上的符取下来和身上的符拿出来给了二牛。

阿水已经把柴堆堆好,接着几个人把水鬼抬了过去放在柴堆上,把火油都淋了上去,阿水说道:“火油都淋上去了。”

九叔点点头,走了过去从随身带的袋子里面,取了三支香点燃插在地上,再从口袋里面取出一张符,左手那些,右手凌空在符上画着咒,接着右手剑指一夹这张符,用力一甩这张符,它凌空轻飘飘的飞了出去,这道符上突然燃起金色的火光,这点火光慢慢的落在了柴堆上,点燃了火油,猛的燃起一团金色的火光。

九叔接着说道:“你们参与了今晚的事的人都来聚在一起,我给你们,做法驱一驱身上的阴气,免得到时候邪气入体到时候生病就不好了。”做完法,就安排这些村民回村里歇息,九叔让二牛他们几个一起留了下来处理这些个后事,等到岸边的火光暗淡下来,柴堆已经烧没了,只剩下一堆木炭,一地焦黑,九叔心里知道这还不算完。

>>>点此阅读《道士有言》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维C小说-有营养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