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C小说
有营养的小说推荐

凤凰台上小说免费阅读,凤凰台上涉江

小说:凤凰台上

作者:涉江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世间诸相,各有缘法,弱小与强大,均不过一时之利。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譬如蜉蝣白昙,朝露夕颜,俱有一时之光彩。

凤凰台上

《凤凰台上》免费阅读

元月初,正是风寒料峭的时节,午时不久,樊国主城的街道上只有零星行人匆匆而过,每个都拉紧了衣衫,街边食肆中隐隐传出觥筹交错之声。

食肆后门从内而开,走出两个伙计,俩人边搓着手,边抱怨着坏天气:

“真冷啊,大哥,你说刚才食肆中那个军爷说的事,是真的?”个子稍小的伙计说着话,还打了个寒颤。

他旁边并肩而走的人,闻言搓了搓冻得冻红的耳朵,刚要接话,突然长街尽头响起了马蹄声,远远只见一队皇城卫策马,转瞬就要行至这俩人面前。

那年纪大的伙计拉了一把旁边的同伴,两人避让到街边,同为数不多的行人挤在了一处医馆屋檐下,遥遥望去,行人都避让至路旁,街边每隔十步,均有一名皇城卫,轻甲执戟。倒像是在迎接什么大人物。

这时,长街尽头遥遥驶来一架马车,隐约可见周围的护卫人马,随着马车驶近,最先进入众人眼前的是策马行在车前的女将,那女将颇为年轻,面容灵秀,大约双十年华,长发被锦带束起,一身暗红甲胄,腰间玉带银光闪烁。

这样一位年轻女将,在马车周围俱是男子的卫队中,很是显眼。

马车的四角,透明玉质的风铃随着行驶叮铃作响,车壁上镶嵌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冰晶花纹,白底金边,华美异常。

街边人群中窃窃私语:

“这就是海音来的那位公主?你看那马车,可真好看…”

“公主呢,怎么不出来让大家伙儿看看?那个海音老国王哭着吵着要把孙女嫁过来,还不是怕了阗棱的火器!”一个不怕事的小贩故意大声嚷嚷。

女将军听到了人声,转头看向小贩,居高临下的一双明眸,带着久经沙场的锋锐,那小贩吓得缩了缩身体,赶紧躲到了人群后,恰好撞到了年长伙计。

年长的伙计小声嘲笑他:“嫌自己命长啊,咱们陛下可也曾是海音族人,若不是刚才那位长城军的花将军,你可早就被皇城卫抓进大牢了!”

蓦地,马车中传来一阵琴音,初时寥寥几声,空灵静谧,慢慢成调,带着异族的韵味。人群中的杂声渐渐小了。街中央只有马车驶过的车辙声,混着琴音,慢慢行进。

远处街角,高楼瓦砾之上,一位白衣剑客懒散的躺坐着,时不时拿下腰间的琉璃酒壶,喝上一口酒,凤目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异常华贵的马车,他的衣衫下摆有些许灰尘,身边的长剑剑鞘漆黑如墨,依稀可见利器戳刺的划痕。

马车行驶过长街,转向城南的行宫,渐渐驶离了视线。

皇城卫列队离开,围观的人群也散去,不一会儿,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了。

城南行宫,金漆大门外。

上官婕又看了一眼侧前方的太子周祯,示意身边的太子侍女将披风拿过去。

侍女瑟缩的举着衣饰,刚要上前,就被周祯挥袖赶到了一边。他身后虽跟着长长的卫队,却显得孤零零的,颇为可笑。

朝野尽知,这数年间,女帝与太子形同陌路,此次和亲事宜月前议定,太子却是三日前方才知晓。

上官婕心下暗思,待要上前说些别的,只见远处海音的和亲车队已驶到。

花暮染远远望见行宫门外的太子一行,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行至近前,女将军下马,向周祯行礼:“太子殿下,末将奉诏,已将公主安全护卫至皇城。”抬起头发现太子后方的上官婕,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周祯看到海音那架奢华马车,精致的面容透出一瞬阴翳,随即便要进入行宫。

上官婕见此,忙前行一步,故意挡住太子脚步。她朗声冲马车方向说道:“公主远至,太子殿下已在此等候多时,下官枢密使上官婕,请公主移驾行宫歇息,明日圣上另有安排。”

花暮染闻言叹了口气,走至车门旁将帷幔揭起。

车内先走出的,是一位粉衣少女,十六七岁的年纪,散发佩着翠羽。她的腰间别着一把冰绡燕扇,碎羽间露出的扇骨闪着寒光,和她稚气粉嫩的面庞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粉衣少女向花暮染颔首,却也没有说话。

只听一阵环佩玎珰之声,公主已慢慢走下了马车。轻纱覆面,一身白金色相间的衣物,衣摆上嵌了无数玉珠,发间的凤凰步摇随着下车的动作微微颤动。本就是冬日,随着这位公主的出现,周围气温竟又下降了不少,太子侍女打了个寒颤。

那海音公主,竟看也没看站在行宫门外的一行人,径直走入了行宫。

空气如凝滞一般,粉衣少女看了看公主的背影,冲着周祯匆匆行了一礼,便急忙跟了上去。

上官婕见状,颇为尴尬的递给了花暮染一封帖子样的事物,随即称回宫复命,便同花暮染一前一后离开了行宫。

独留太子一人,气愤的站在门口。

离开行宫,上官婕一路闲逛着,酉时才回到了枢密院。

府门外两名值守侍卫,见到上官婕走近,默不作声。谁知她快要走进门才像想起什么似的,闲闲问了句:“副使可回来了?”

“赵大人申时回到府中,现在后院练武场。”

后院地面的砖石被长枪强有力的一击,碎石四溅,正在练枪的人在寒冷的冬日,周身竟蒸腾着汗水的热气。练武场边,花木之后响起了微弱的脚步声。

只见枪尖抬起,随即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圆弧形的轨迹,执枪的人将手臂猛的一挥,一人高的银枪,裹挟着寒风,枪尖直冲着花木掩映的阴影处刺去…

“呵呵,赵副使的枪术,又精进了不少呢。”上官婕错开脚步,斜斜的闪开了凌厉的一击。反手将怀中一直抱着的檀木盒子扔向对方。

武官抑制住一枪将盒子劈开的冲动,单手接住了直冲向脸的“恶作剧”。收枪回身,挑眉看向上官婕:“若是今晚温候的生辰宴,大人也这样戏弄他一番,不知明早的朝会,可会更热闹些?”

上官婕不置可否:“我是不会去的,温候向来反对女子执政,上月大朝会商议和亲时,他连圣上都敢顶撞,我又何必去他寿宴上自讨没趣?”说罢打了个呵欠,回身走向内院,边走边含糊的提醒:“就当我欠你赵钦一个人情,礼物可要代枢密院送到呀…”

赵钦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檀木盒子,将枪放回了兵器架上。

城东,这一带颇为繁华,周边各色商铺林立,一座四层木质高楼,坐落在东街正中,高处的轻纱帷幔随着寒风时不时飘摆,大门处高悬两盏八角玉灯,透着淡青色的光。酉时不到,三 三两两的人,开始进出这处高楼。文人墨客,达官贵人随处可见。

花暮染急匆匆的就要进楼,被门口的两个小侍女拦住,不迭声的劝着:“这位大人,请将兵器卸下,风华楼不可执兵器进入啊!”两人边说边忌惮的看向她腰间的鳞纹长鞭。

本就有急事在身,花暮染差点就要动手将拦在身前的两个小丫头“扔”到一边,谁知刚抓住一人的衣领,就听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暮染姐姐,什么事这般焦急?”

花暮染回身,一身红绡的少女执着萤火灯,怀中抱着大氅,轻笑着看向她。

女将军看了看门口一些客人好奇的视线:“阿萤,你可算回来了,先进你楼里再说”,边说边抓着少女的手臂径直向二楼走去。两个小丫头匆忙接过楼主手中的大氅,自退到一边迎客去了。

>>>点此阅读《凤凰台上》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维C小说-有营养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