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C小说
有营养的小说推荐

大送江山小说免费阅读,大送江山传世名

小说:大送江山

作者:传世名

类型:

简介:红颜泪、英雄醉,多情眼里尽憔悴。
战马累、干戈脆,江山故里刀剑慰。
酒尽杯、莫言退,死也无悔何况醉。
这是一个悲壮,且不被人看好的历史,又是一个人才和逗比尽出的年代,风云变幻,朝野更替,山河表里,如何尽看繁华

大送江山

《大送江山》免费阅读

江南的夏天特别的炎热,配合上这里厚重的湿气,空气压抑的人喘不过气来,早上醒来的人往往都会湿透了床单,所以这里的人一般起来的很早。像一般的江南院落,屋前是路,屋后是河,屋子后面系着一只小船,便是寻常人家的交通工具。小河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不乏有穿梭的小商贩,吆喝着自家卖的物件,配合当地的方言,乍一听便是一首小曲。

陈复艺便站在屋后的台阶上,看着河边清水,一般这河水每家都用做洗衣洗菜之用,所以河水也是很清澈,陈复艺眼光慢慢扫向东方,朝阳下一只乌篷船缓缓的划了过来,虽然未见到船中的人,但是已经有歌声传了过来,待船走的近了,才看到船上一个耄耋老人撑着船,船舱里有个少女忙前忙后的收拾自家的物件,这爷俩是这镇上卖豆腐脑的,每天早上都准时出现,镇上会这个手艺的人也不少,但就是卖不过人家这家,所以最后就剩这对爷俩奔走这小河上。陈复艺微微一笑,看着爷俩走走停停的兜售自家的豆腐脑,也不禁看的乐在其中。

“陈小相公?”爷俩走进了之后,耄耋老人开口问道。

陈复艺赶忙上前笑道:“王老伯,您今天真准时,还给我盛上这半斤豆腐脑吧”

耄耋老人笑着接过食盒,对着船舱里喊道“囷囷,出来给小相公盛些”

船舱里走出一位钗裙少女,年纪不大,脸蛋还带了些婴儿肥,拂过额头的头发,看着陈复艺微微一愣,然后眯起了眼睛伸着头往陈复艺方向挪了几步,小心翼翼的快走到船沿的时候,才停了下来,距离还是不够,继续凑了凑身子,待看清了,这才展颜笑道:“陈公子,你等了很久了吧,昨天看了哪些书,可都记得了?”

陈复艺瞧着这位古香古色的近视眼小妹妹颇感好笑,笑道:“昨天便大致复习了一些,再学新的知识怕也是记不住了,囷囷你帮我打些豆花”然后又小声的说道:“记得咸一点,咱们的甜豆花我真吃不惯”

少女笑着从耄耋老人手里接过食盒,然后又眯着眼睛慢慢的挪回船舱,不一会捧着食盒出来,神神秘秘的瞅了一旁的王老伯,然后眯着眼低声对陈复艺道:“陈公子,我给你多放了些豉油,肯定咸,又给你来了点辣子,是你喜欢的口味,还有哦,多给了你一些,爷爷说吃豆花可以长高,你现在读书累,要多吃一点。”

陈复艺赶紧接了过来笑道:“你也不怕你爷爷发现了揍你”

少女道:“要揍便给他揍,爷爷他把我打跑了谁来照顾他”说完,看了看旁边神色勉强还算正常的王老伯又道:“没多久就要乡试了,你可要努力,咱们镇子上很久没出过举人了,我可不敢再打扰你”

陈复艺还没开口说话,便见少女眉头展开,神气啾啾的叉腰伸出左手道:“给钱!”

陈复艺给出手中的二文钱,少女转过身转进船舱继续吆喝了起来,陈复艺端着食盒回到屋中,打开盖子,看着夹层的地方凸起了一些,陈复艺拿出来之后,看到一个秀小的荷包。陈复艺美美的自恋了片刻,将怀中的碎银赶紧装到荷包中,便继续看起了桌子上的《记三百年世家香艳轶事》

王老伯卖完一圈的豆花,还有些剩余,便不管这船桨,回到船舱准备给自己喜滋滋的盛一大碗,将豆花捞出来之后,却只有碗中的一半,愣道:“不应该啊,今天的量我算计的好好的,还多准备了一些,怎么会不够。囷囷,你吃了多少”

王小囷躲闪的说道:“是吃的多了一些,心疼什么,自己的孙女也不让吃了,哎呀爷爷你不是还准备了两条小鱼干吗,吃了就是了”

王老伯无奈的摇了摇头,从船顶摘下小鱼干揪着胡子吃了起来,一边吃着一边问道:“对了,你昨晚上熬了一宿织的荷包呢,囷囷大了终于知道学点东西了,还有你多给陈小相公一些豆花,别以为我没听到,你说,你的荷包是不是也给人家了?人家陈小相公是有功名的,年纪轻轻就是个秀才,以后不一定什么身份呢。你可别胡思乱想”

王囷囷敲了敲脑袋不情愿的道:“知道啦知道啦,不就是一个秀才公吗,考上举人才是他能耐,他也不一定考的上,考上了咱们镇上也风光不是?我可没你想的那么多,陈小相公说想办法治疗我的眼疾,我才给他荷包的,我又没什么可以帮人家的,就给一个钱袋子嘛”

王老伯心中黯然,却又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心里虽然知道小丫头八成被人家的甜言蜜语给骗了,但是也不能戳穿,仍然假装开心的说道;“是啊,陈小相公年纪轻轻是咱们镇子上真正考上秀才的,也许真的有本事治疗你的眼疾呢,这次豆花剩的那么少,你到底给了人家多少”

王囷囷低着头,把整个碗挡在自己前面瓮声瓮气的小声道:“也就差不多五斤吧….”

“这都差不多快五斤吧….”陈复艺哭笑不得的看着食盒里的豆花,当地的家用木头用的都是实实在在的梨木,本就厚重,多出来五斤还真不太明显,只是知道比平日里多了许多,但没想到盛出来之后,看着一大锅的豆花有些犯愁。

屋子的正门外,有两个中年人站在门口议论着,其中一个脸庞和陈复艺颇为神似,这位有些发福的中年人便是陈复艺的父亲陈远山。旁边那个年纪比陈远山稍小一些,身材也稍瘦一些,是陈远山的远方子侄陈季庸。

陈季庸叹了一声说道:“我这个堂弟也是有毅力啊,不肯接受荫恩,偏要自己去考秀才,还真的考上了,了不起了不起。二叔,您干吗非要将他安放于此呢,家里岂不是更加舒适,更可以安安静静的读书?”

陈远山笑眯眯的抚着胡须道:“季庸你有所不知啊,倒不是我将它撵出来,而是自己要出来的,从14岁便死活要出来独居,到现在已经3年了,平日里倒也是经常来家里,但是自己读书的时候,还是喜欢在这镇子上。小艺他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句话不知道他从哪里听来的,但我觉得很有道理。而且他还说,尽信书则不如无书,他不能变成一个书呆子,要在生活中找寻实践的真理,我是说不过他,就让他出来了。呵呵呵”

陈季庸琢磨着陈复艺的两句话,也是点了点头,叹道:“真是有天赋啊,想我30多岁还不如我那堂弟对这圣人书了解的多,我当初还是荫生去会试,尝试三次才中举,真是没法比啊,若不是南诏州新定大有空缺,是无论如何也进不了这官场,对了二叔,您就这么放心让复艺一个人在外面,没派个人来照顾一下吗”

陈远山本来微笑的脸上神色一僵,干笑一声道:“本来是有的,但因为做菜不好吃,被小艺撵回去了…..”

陈季庸“…….”

陈远山又干笑一指窗沿道:“你看小艺已经起来了,在看书呢,我们进去吧”

陈复艺喝着豆花,神色淡然的翻过《记三百年世家香艳轶事》,一边看一边暗道:“这个尺度简直比的上金鳞岂是池中物啊,亏得我早年已然解锁成就“阅尽天下A片,心中已然无码”不然我还根本顶不住一本书的轰炸”

“小艺”门口陈远山推门进来喊道。

陈复艺看到门口的陈远山,不紧不慢的放下手中的书,背面朝上合了起来,赶忙的岔开话题道:“爹,不是这个月才给过钱吗,您怎么又来了”一边说着,一边将书往袖子里藏去。

陈远山听到后脸色一僵,一路上给陈季庸培养的好印象全毁了,怒道“你这逆子,怎么给爹说话呢,快来见过你的堂兄,你堂兄知道你要会试,特意从南诏州省亲过来看望你,给你传授一些会试的技巧。还不快过来”

陈复艺无奈只得将书放在桌子上,其实就算被他父亲看到也丝毫不在意,因为陈远山压根就不认字,但是书房里的藏书是真的不少,就拿这本《记三百年世家香艳轶事》来说,这也是当年前朝才子月关关前辈亲自抄送的三本之一,另外两本一个在当朝皇宫,另一本在邻国皇宫,现在市面上的存书都是山寨的,这虽算不上孤本,但也是价值连城。陈远山听说老二要读书,开心的大手一挥,把所有的藏书轮遍的往陈复艺手里去送,根本不知道让陈复艺学的是圣人书还是房中术。

陈复艺打量着这个堂兄,虽然是堂兄,但估计也就比陈远山小三四岁,老陈家是当年前朝的九大世家大族之一,后来前朝颠覆,九大世家也被打的七零八落,老陈家为了保留实力,将陈家分为辛德堂和妙佑堂,明着是兄弟分家,各过各的,但实际上,辛德堂主要从政,将朝堂上的人脉资源留给了陈家老大,将市坊的暗帐留给了陈家老二,陈家老二供给陈家老大的族人读书,提供资金,,陈家老大的族人庇佑陈家老二的经营,双方互帮互助的过了一百多年,倒也配合默契,双方时有来往,只不过辛德堂开枝散叶,族人遍布朝堂。倒是妙佑堂的族人数代单传,只有到了陈远山这一代,生了两个儿子,其中老二就是陈复艺,这才算开了枝。至于眼前的堂兄,虽然不是辛德堂的重点培养对象,但也是辛德堂陈家的核心成员之一,他这个堂哥也是聪明,三次会试便中举,如不是他这一房离嫡系太远,陈季庸怎么可能仅仅一个举人就被家里放出来,想要做官,那最起码也要殿试之后。

陈复艺拱了拱手道:“见过兄长”

陈季庸大笑一声道:“堂弟切莫客气,堂弟年少有为,倒是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这次来主要给你讲解一番会试的重点,省的你第一次会试走了弯路”

陈复艺一喜,这事真真正正的干货啊,赶紧拿出当年拍马屁的功夫说道:“多谢兄长,我今早掐指一算,就知道今日必有贵人临门,没想到贵人竟是自家兄长,倒是让我意外了”

陈季庸楞了一下道:“你还会这些东西?这些东西你会就罢了,切莫说出去,让人知道了严重些性命不保”

这次倒是轮到陈复艺一愣,自己拍个马屁还拍了一个差点性命不保,看着陈季庸询问的眼神,只得硬着头皮编道:“我早上读了一本名叫《奇门遁甲》的书,书中倒是教人些许占卜算卦的本事,书中言道:学会奇门遁,来人不用问。我现在也是一些皮毛而已,早上无聊自己掐算一番,算到今日有贵客将至,所以…….对,所以早上多买了些豆花,呐,我自己也吃不了五斤,您和父亲早上赶路过来,想必还没有进食,不妨一起吃豆花吧…….”

陈季庸求证似得看向食盒处,便望边说:“小艺真乃神人也,这种书也能找到,为兄自愧不如啊…..”

陈复艺低着头厚着脸皮:“略懂略懂……”

陈远山走过去,看到豆花,想起这个镇子里撑船的小丫头,眼中露出一丝了然,脸上却露出了姨姑母一般的笑容说道:“小艺正好17了,倒是可以讲门亲事了”

陈复艺被陈远山这么一说有点摸不到北,倒是陈季庸严重露出一丝欣喜说道:“这本便是奇门遁甲吧,我来看下…….”

“不是…….兄长,那个…….”陈复艺伸出手喊道。

“咳咳,贤弟果然博览群书,为兄甚是惭愧,惭愧惭愧啊…..”说完,陈季庸尴尬的放下手中的书。

陈复艺有种进错厕所,还正好被清洁大妈抓住后被鄙视感觉,连忙低声说:“略懂略懂…..只是我这书皮被我撕去,兄长是如何得知…..”

陈季庸被这么一问,满是胡须的脸上露出一片棕红道:“故友曾言过此书,倒也略知一二,咳咳,略懂略懂,呵呵……”

陈复艺赶紧凑过去,收了起来,一阵尴尬的说道:“呵呵,还是兄长博闻强记,小弟甚是惭愧,惭愧啊…….”

陈季庸陪笑道:“呵呵,略懂略懂”

陈远山:“???”

>>>点此阅读《大送江山》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维C小说-有营养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