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C小说
有营养的小说推荐

芥灵珠小说免费阅读,芥灵珠三只脚的猫

小说:芥灵珠

作者:三只脚的猫

类型:

简介:天有劫,人有祸,唯仙方能长存。
不详少年,自从捡到一颗银珠,从此命运的轨迹南辕北辙。
踏入修行,与人争命,与天争运。
九域争锋,灵界探秘,仙境战场,成为了少年登顶的舞台。
总有一天,我要让这个世界,听到我渴望的咆哮!!
银珠:咆不咆哮我不知道,可小林子,这个月的月供是不是该交一下了?
林瑞:呃······

芥灵珠

《芥灵珠》免费阅读

烈阳高照,晋国永安城的夏日格外炎热,虽还不至于干旱,但也曝得那野郊的田埂上满是干裂,除了天空几只鸟儿腾飞,却看不到城池应有的繁华,路边摊贩的吆喝声也被这份炎热弄得有气无力。

午后寂静,永安街道路两旁的商贩都在打着盹儿,连生意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顾着。

突然的,从路口传来的一阵女人尖利的叫喊声,像一把尖刀,插入街巷,打破了这份宁静。

“死老鬼,今天可是守孝的最后一天,你要是今天还不把事情给我搞定,你今晚就别想上老娘的床,抱着你那乖侄子去过去吧,老娘好早点找下家。”

只见一身穿帛布衣裳的妇人一手叉腰,一只手指着他面前的一位中年汉子骂骂咧咧的叫喊道。

“诶呀,我说婆娘,这是在大街上,说话能不能留点分寸?”中年男人显然也是恼了他那口无遮拦的婆娘,只顾着一个劲的往前走,把妇人晾在身后。

“我不管,反正今天你是必须把事情办成咯,办不成也得想办法办成,要不然你就别想进老娘的房门!”妇人犹在身后叫喊着。

男子嘟囔了两句,自顾自的往城外走去。

扯着嗓子又骂了两句,妇人许是也累了,待男子走远,也是转身往来处走去。

两人出来的地方,算是这条万宁街最大的宅邸了,府额处的牌匾,上书“林府”两个大字。

妇人进门之后,路边的行人和小贩可就热闹了起来。

“诶我说,要说这万宁街,最奇葩的一家,当属这林家了吧?”路边上一凉茶铺子伙计扯着路过一个喝水的客人唠了起来。

“何止这万宁街啊,整个永安城谁不知道林家的大名?”

“这林家以前也算是永安城的大户人家,只因家中产下个不祥之子,嘿!说倒就倒,死的死,散的散,好不凄惨。”

“我听说那个不祥之子…叫林什么来着?对,林瑞,我听说他出生那晚,甚至有天象降临?”

坐在后边酒馆门槛上的伙计,也摇头晃脑的凑了上来,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

见吸引到了两人目光,伙计清了清嗓子,“我听说啊,当年那林瑞出生的时候,整个永安城都惊动了,据说城主府都派了人出来查探,而且就说了,异象出自林家。”

“这是如何得知?”

“因为,那林瑞刚一出生,哇哇这么一哭,那天象立马就散了。”

“哟,当真这么邪门?”

“千真万确~确~诶诶诶~疼!”那伙计话没说完耳朵上就多了一只粗胖大手,伙计的耳朵也被拧成了麻花状。

“你还知道疼?我看你是闲得蛋疼,活干完了?桌子擦完了?赶紧给我滚进去!”

粗胖大手的主人正是店家掌柜的,那掌柜的拉回伙计后,瞅了一眼天上的太阳,嘴里嘟囔着什么,又自顾自的回到帐台上打起盹来。

“诶,你知道这林家老二出城干嘛去不?”喝茶的行脚瞅了一眼掌柜的背影转头对茶摊老板问道。

“没听见他们两口子在吵吗?肯定是去找那给林家老大守孝的林运去了呗。”

“找他干嘛?”

“干嘛?嘿嘿,听不出来?那林家二婆娘惦记林家大宅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自从三年前林瑞出去为父亲守孝,那林老二一家后脚就都搬进去了。”

“那这跟找林瑞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嘿嘿,话说这林瑞守孝三年也快期满回家了,他这一回家,看到他二叔一家霸占了属于他的宅子,这事儿啊,就有趣咯。”

听到这里,那行脚汉子也像是明白了什么,叹息一声,将碗里见底的凉茶一饮而尽,起身顶着烈日离去。

离永安城不远的一处秀树林中,云雾缭绕,秀树纵横,茂密的树冠把阳光过滤的稀稀疏疏,斑斑点点落在地上仿佛一副画卷,一座孤坟,极其显眼的伫立在这幅天然的画卷之中,坟头前面摆着鲜花和金纸,墓碑是大理石的,又高又大,上面用金字刻着“慈父林氏海公之墓”,其旁是生平种种,地面也是大理石铺成,干干净净,显然是有人时常打理。

坟墓不远处,是一间茅屋,一门一窗,屋内一床一桌一椅,简单却不简陋。

桌前坐着一位二十来岁的孝衣青年,这青年身子稍显瘦弱,尚还有些稚嫩的脸上略微有些苍白,似是有些病后初愈的样子,但那双眼睛却格外明亮,眼中的神采让人无法忽视,眉眼端正,一头乌黑姬发一丝不苟的理在脑后。

青年此时正手捧一本已经卷了角的黄皮书看的住精会神,书面写着“大晋仙闻”四个大字。

屋内很安静,只听得见窗外的鸟啼声和青年唰唰的翻书声。

“小瑞,你在吗?大侄子?”

一阵呼唤突然从屋外传来。青年不舍的从书中抬眼望向窗外,就见林家老二林洋手握酒壶从远处走来。

这青年便是他的侄儿林瑞了。

“二叔,我在屋内。”

林瑞放下手中的书,对着窗外的林洋喊道,林洋听到声音,径直往小屋走来,路过坟墓时顿了一下,驻足面露复杂之色,对墓碑做了一个揖,

“大哥可别怪我。”

抬起头来后,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往小屋走去。

“二叔今日怎么有空前来?”林瑞起身开门,站在门口迎着往这里走来的林洋问到。

“哦,闲着无事,就是想过来陪兄长喝一杯,顺便来看看你过得可还行。”林洋来到林瑞的近前扬了扬手中的酒壶。

林瑞笑了笑,侧身抬手将林洋请进了屋内,林洋走进屋子撇了眼桌上的书,一屁股坐到了屋里中唯一的一张椅子上,从袖子里掏出两个酒杯放在桌上自顾自的喝着。

“小瑞啊,近年来林家多难,你父亲走的突然,我们做长辈的又不中用,现在又逢多事之秋,你也成年了,也该想想你以后了吧。”

“话说你父亲走了也有三年了,你也快满了十九了吧?”酒过三巡,林海放下酒杯转头朝着林瑞问道。

“回二叔,前些日子刚满。”林瑞看了看酒杯,又看了看二叔那已经喝的微红的脸色答道,心头却是忍不住有点凉。

林家这些年因为自己的存在没少在外吃瘪,就因为出生之时,母亲因为难产去世,而天有异象,另有算命的先生说自己是孤星降世,命主不详,注定会为身边之人带来灾难,所以导致林家的关系脉络,亲朋好友都渐渐的疏离,如今就只有自己和这二叔嫡系两脉还在苦苦支撑,危在旦夕,林瑞心里也清楚,就算父亲完好建在,林家也坚持不了多久的。

林瑞的父亲林海,并没又因为算命先生的话而对林瑞有什么不好的看法,反而因为妻子的去世,他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林瑞的身上,就算所有人都认为林瑞是一个祸害,他也没有放弃自己儿子的想法。

然而命运多舛,因为林家的一日比一日的衰落,心力交瘁的林海,终于被现实压垮了身体,患上了重症。

而为了给父亲治病,林瑞更是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就只剩下一座祖上留下的老宅,还留在林瑞手中作为林家的最后一点尊严,苟延残喘着。

这些年,林家因为林瑞,没少被人诟病,他也经历的很多,自然懂事得比同龄人要早,也比同龄人更加成熟。

他喜欢书,也看过很多书,从小就喜欢仙人轶事之类的书籍,只因为,但凡书中所说,皆是凡间如何凄苦薄凉,仙人如何安泰自由,所以令得林瑞心中,对仙人无比的向往。

但最重要的,还是这与生俱来的不详之说,那位算命先生的话,是否是故弄玄虚之言,这是他最想弄清楚的事情,他不想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过完这么憋屈的一生。

林洋看着林瑞,眼里忍不住闪过一丝异样:“对对对,是昨天,瞧你二叔这记性,人老了,脑子是越来越不顶用了。”

“小瑞啊,二叔上次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林瑞闻言,躬身对林洋行了一礼,随后道:“二叔,我是不想去参军的,我自己这小身板你也是知道的,让我参军,怕是吃不了行军打仗的苦的,就我这命格,也没人敢要啊,况且我早已另有打算,有劳二叔费心了。”

听闻这话,林洋脸色也有些难看;

“小瑞啊,你要知道现在林家不比以前了,如今流年不利,我们家再不抓住点机会,就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了,如今正逢晋国大肆扩军,准备抵御大齐,这正是男儿建功立业的机会,我们可得好好把握。”

“再说了,又不是让你上阵杀敌,你放心,我已托关系帮你在军中安排了一文职,你从小好闻强记,博览群书,这不正是你的机会么。”

说到这,林洋转头,看向桌上翻开大半的《大晋仙闻》,又忍不住说道:“早跟你说过,这仙人之谈都是些虚无缥缈的东西,都是人们捕风捉影,杜撰而来,要真有仙人之谈,那你不真信了你是那天煞孤星?那大哥这些年来又都是为了什么?你可别自误前程。”

林瑞看着眼前的二叔,目光却露出一抹令人不符合同龄人的坚定:“我知道二叔的用心,就算我真的命中不详,我也想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侄儿真的无意参军,就算我与仙无缘,也不会乖乖认命一辈子做一个不详之人。”

“三天后,我就打算离家求取仙缘,到时还想请二叔帮我雇一辆去往落阳城的车。”

“你,,,不认命又能如何?欸。。。”,林洋叹了一口气,看着林瑞坚定的目光,想着怕是劝不动自己这侄子了;

“也罢,既然是你自己选的路,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盼你好自为之吧,车我会帮你雇,你这里怕是什么都没有,一些细软之类的我会叫你婶子准备着的,你可安心。”

说罢,林洋复又叹了一口气,起身端着酒壶往墓前走去,“我到你爹墓前喝几杯就回去了,你看你的书吧,就不用作陪了。”

“多谢二叔成全。”林瑞躬身对林海行了一礼,将林海送出了小屋。

林瑞看着窗外林洋的背影,从怀中掏出一颗不起眼的银白珠子,轻轻摩挲着,脑海陷入到了回忆之中。

——

作者有话说:

新书开张,欢迎大家一起评论提意见

>>>点此阅读《芥灵珠》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维C小说-有营养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