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C小说
有营养的小说推荐

萌主追夫记小说免费阅读,萌主追夫记夜尘嚣

小说:萌主追夫记

作者:夜尘嚣

类型:

简介:好端端的,一群络腮胡大老爷们争夺武林盟主之位,关她一个烧水丫头什么事。等等,大老粗里也有极品:温润如玉的武林世家公子,身份不明的塞外剑客,邪魅风流的魔道少宫主……烧水丫头的春天来了?受宠若惊之后,还是保命要紧。可是逃命途中怎么就多了个“球”?

萌主追夫记

《萌主追夫记》免费阅读

夜色如墨,一轮清冷的圆月挂在天边。白日的喧嚣散尽,此时只有稀稀落落的几声犬吠和草丛间断断续续的虫鸣。

夜幕中,几条矫健的黑影蹿进京郊的一座府邸。

带头的人压低声音,说:此行最紧要的目的就是找到那幅画,另外切记不可留活口。

其余黑衣人全部点头,立马四下分散开来,像幽灵般潜入府邸各处。

熟睡中的王家众人还不知道,屠刀已经近在脖颈。

此时,王家最下等的烧水丫鬟尔雅仍和往常一样,“顺手”从后厨拿了一只油光发亮的大鸡腿。

听到后院院门“吱”的一声,尔雅知道小少爷王蓝田回来了。她赶紧护好手中的鸡腿。

她来王家不过半年时间,大致了解了王家的情况。

现任王家家主叫王富仁,家中世代经商。王富仁长得十足的商贾相,圆胖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小眼睛里露着算计的精光。

和父亲王富仁不同,王家的三个子女样貌俱佳。

大少爷王启泰继承家业,已经娶妻成家,上个月喜得麟儿。

精通琴棋书画的二小姐王婉妍嫁于王富仁好友之子。

小少爷王蓝田长相最为出色,却也最让王富仁头疼。

王富仁一心想让小儿子攻读圣贤书,踏上仕途,可王家小少爷却志在江湖。

气走第七个夫子后,王蓝田对吹胡子瞪眼的王老爷说:爹,百无一用是书生。再说了,当今圣上早就解了“禁武令”。

我学好武功,照旧可以当个武官。等我当上大将军,到时候您老脸上也有光。

王家小少爷的功夫都是跟着外头不入流的武夫学的。

平时里,他拿着钱财在外呼朋唤友,进酒馆,上青楼,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酒足饭饱后,就听着他随处结交的侠客义士讲述江湖趣闻,顺便再讨教几招不知门派的武功。

看着不成器的小儿子,王老爷操起家法棍就往王蓝田身上劈去。

王小少爷的三脚猫功夫虽说上不了台面,但躲他亲爹带着怒气的家法棍足矣。

于是乎每半个月里,王家就要上演一场前脚教书夫子刚走,后脚医馆大夫上门的闹剧。

当然,大夫上门不是为了治王小少爷身上的伤,而是为了治回回被逆子气到吐血的王老爷的心疾。

而这些,都是尔雅从后厨帮工郑大婶和王大妈她们口中听来的。

半年前,她拿着秀才老爹临死前给她的一张破纸和一块黑乎乎的石头,来到了京郊王家找到郑大婶。

胖乎乎的郑大婶先用一种十分复杂的眼神看着她,喃喃说了句:他就这样走了吗?

随即变了脸色,换上一副穷亲戚上门投奔,不得不照顾一二的刻薄神情,变脸之快让尔雅怀疑刚才看到的只是自己的错觉。

郑大婶带着她见了王家夫人。郑大婶让尔雅弯腰行礼,不要正脸看主人家。

于是,尔雅只看见王夫人脚上的宝相花纹锦鞋。

当听见王夫人问郑大婶她的名字时,只听郑大婶回答:她叫二丫,是个哑巴。

尔雅刚想反驳,郑大婶似乎预料到她的反应,用手在她腰上掐了一把。

低着头的尔雅撇撇嘴,心想:虽然秀才老爹一直带着我住在村里,可他毕竟是个读书人,怎么也不会给我取个这样的名字吧。

之前我从来没见过这个郑大婶,她怎么和老爹认识的。

难不成她和老爹以前有过一腿?还要我装成哑巴,我也不会乱说话啊。难道是在报复我?

想着自己那总是穿着洗得发白的长衫的瘦竹竿老爹,和眼前这腰间好像捆着半斤肉的郑大婶花前月下的样子,尔雅不禁打了个寒战。

或许是郑大婶和老爹情投意合,但是老爹身边已经有个拖油瓶—她,郑大婶不愿当现成的娘,于是二人被迫分离。

一人在富人家帮佣心如死灰每天多吃两大碗饭,一人窝在穷乡僻壤长嗟短叹咳得肺都要出来。

如今两人阴阳相隔,偏偏郑大婶还要帮着旧爱照顾她。

郑大婶似乎觉察出尔雅的胡思乱想,又用力在她腰间狠狠掐了一把,还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尔雅“嘶”了声,心中暗自做了决定:郑大婶绝对是在报复。

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今的自己只能依靠郑大婶,只要在这里能吃饱穿暖,受点气又算什么。

老爹说了,人生在世,唯有温饱二字最重要。

郑大婶只在尔雅投奔来的第一天叮嘱了她几句:只能呆在后院,还要一直装哑巴,不要和府里任何一个人说话。

之后,郑大婶看见她就好像看见了空气,对她不理不睬。不得不交代事情的时候,她也是一副没好气的模样。

尔雅来的头几天,后院的几个干粗活的婆子看见她,都会多嘴问上几句。

郑大婶唉声叹气,做出一副愁苦的样子,说:她叫二丫,是老家来的哑巴亲戚,家里的人都给她克死了。虽然是个扫把星,可看她也实在可怜……

反复听了几次后,尔雅脸上也只能装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心里想的是:怪不得让她装哑巴,她只能听郑大婶编排她,还不能还嘴。

郑大婶果然是在报复。

而后院的婆子们知道她的“身世”后,既可怜她孤苦无依又有点畏惧她这个天煞孤星,久而久之,也像郑大婶一样把她当成空气。

尔雅每天在厨房烧烧水,去后院扫扫地,就这样在王家也呆了大半年,也算实现了最初“温饱”二字的理想。

一天夜里,她起夜后睡不着,就在后院晃悠。突然看见墙头一道黑影翻了进来,紧接着这黑影轻车熟路地进了厨房。

尔雅心想:哪来的小毛贼,还专门偷厨房的?她本想跑回去叫醒郑大婶,随即改变了主意。

她想看看这小贼进厨房偷什么。尔雅随即拿起地上还没劈的柴火,蹑手蹑脚朝厨房走去。

借着月光,尔雅看见穿着一身长袍的小贼,站在那啃着什么。

她用劲全身力气,拿起柴火就往他身上劈去。那人听到动静,连忙转身躲闪。

尔雅手中的柴火打掉了小贼手上的东西,定睛一看,原来是个鸡腿。

她想起厨房的王大妈碎嘴说过:王夫人最疼爱小少爷王蓝田,怕小少爷在外为了面子招待狐朋狗友吃不饱,因此特地交代厨房每天留点荤菜给夜归的小少爷。

王大妈还感叹:这小少爷也是好命,这要是我家小子,我不打断他的狗腿。

一个婆子说:王大家的,你家狗蛋还剩几条腿给你打的。我看你还是早点把二丫定下,免得你家狗蛋三条腿都断了。

王大妈啐了一口,和那个婆子笑骂起来。一旁的婆子们全部哈哈大笑起来。

在一旁听闲话的尔雅看见王大妈探究的眼神往她身上飘过来,连忙躲了出去。

王大妈家的小儿子狗蛋天生右腿短一截,和她一样是“关系户”,在府中干些闲活。

后院的婆子们曾打趣她和狗蛋:狗蛋二丫,天生一对。

后来郑大婶凉凉地说了一句:算命先生说了,二丫克死老父后,再克死丈夫就可以时来运转了。

婆子们才噤了声。

后来不知道王大妈哪根筋搭错了,听信了街头算命的骗子的话,说狗蛋的命格就需要一个大凶的女子才能相配。

而那女子最好天生有疾。于是王大妈看上了有“哑疾”的她。

看着掉落在地上的鸡腿,尔雅心想这下惨了。得罪了小主子,接下来就要等着被发落,然后被郑大婶发卖嫁给狗蛋,从此做牛做马。

想想凄凉的前景,尔雅就差给对面的人跪下了。

对面的人镇定下来后,第一反应却是捂住了她的嘴巴,轻声说:别怕,我是小少爷,不是贼。

>>>点此阅读《萌主追夫记》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维C小说-有营养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