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C小说
有营养的小说推荐

孟氏王朝小说免费阅读,孟氏王朝祸不单行

小说:孟氏王朝

作者:祸不单行

类型:

简介:Z国空军战斗机驾驶员执行任务时牺牲穿越到了一个平行又一样的世界,中原四国北赵,西秦,南齐,东吴,赵秦强大却有北蛮之患,齐吴连横抗赵,究竟谁能一统中原……江湖中魔门正门百年之约也将至,风起云涌之时……

孟氏王朝

《孟氏王朝》免费阅读

下了几次毛毛雨后,初春的阳光照耀在安阳郡的土地上。

安阳郡是北赵南部最大的郡县,与南齐隔江相望。北赵三大军营之一的南部大营就位于郡县内,驻扎十余万军队。南部大营统领的军衔比安阳郡太守略高,按理说那些如狼似虎的军士根本不重视地方官。但自现任太守孟梁致上任后,南部大营和地方之间一直相安无事,反而安阳郡的官员对闹事的士兵变得毫不留情,想抓就抓,打了几十个大板子后就交给了南营,完全没有了以往护犊子时不讲理的影子。

久而久之,连百姓也渐渐明白了其中的内幕。原来孟太守是国舅,公公是兵部尚书王老侯爷,而南营首领杜统领是王老爷子钦点的爱将,副统领王伟冠更是太守大人的小舅子。有了这些关系,县里的地方官的底气自然就硬多了。

安阳市是安阳郡的首府。城西有一个面积极大的园林,名叫长春园,是北赵皇室的行宫之一。据说它是由北赵的太祖建造的,当年正是在这里,太祖皇帝带领赵国军队大败南齐的15万军队,太祖用计将南齐大军诱到江边,并提前一个月拦水建坝,南齐将领没有注意水位变化导致15万大军被冲的七零八落,这也是太祖皇帝一生中最值得骄傲的事情。时至今日,太祖亲笔写的牌匾依然挂在长春园的大门上。

长春园周围是安阳县达官贵人的住宅。官员一般不会来长春园,毕竟长春园是皇家的财产,但是他们的孩子没那么多心事,经常溜进来玩。负责守卫的卫兵们也视而不见,虽然他们属于北赵皇家卫队,但毕竟这里离京城很远,平日里对那些地方官员来说却有很多地方需要仰仗。

此时正是初春季节,十几个孩童正在长春园内草坪上嬉笑玩耍,好不热闹。

“看,孟家的公子来了。”一个少年突然叫道。

只见不远处两个少年从长春园偏门走了进来,其中一人还抱着个小孩。这两少年哥哥叫孟静伍,弟弟名叫孟静义,是安阳郡太守孟梁致的儿子。那小孩则是孟梁致的第三个儿子孟静轩,年方六岁,长得粉雕玉琢,聪明乖巧,孟老夫人常赞他是汇集了孟家数代的灵气。自幼聪慧懂事,任何事物学习极快,府中之人无不喜欢,都将他当宝贝疙瘩。孟梁致对这幼子更是疼爱无比,捧在手中怕冷了,含在口里怕化了,有时为博孟静轩一乐甚至不惜给他当马儿骑,根本没有太守的样子,全然不似当初对孟静伍和孟静义那般古板严厉,着实让哥俩又羡又妒。

孟静伍与孟静义年纪相差不大,趣味相投,整天厮混在一起。今天一时兴起,将孟静轩偷偷带出来与这群朋友玩。两人平时虽对父亲偏爱幼弟有些不满,但对孟静轩倒也宝贝的很,此次将他带出来,颇有将这可爱弟弟在玩伴面前炫耀一番的意思,正如小孩有了心爱的东西,总想要在朋友面前献一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众孩童迎了上去,与之亲近一些的称之为孟大哥、孟二哥,但大多数还是唤他们孟公子。只有两人站立不动,其中一少年更是脸露不屑。

众孩童一见孟静轩果然无不喜欢,这个捏捏孟静轩的小脸,那个拉拉他粉藕般的小手,把孟静轩吓得不知所措,泪儿在眼眶中直打转。孟静伍与孟静义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不由急了,啪啪啪的打退了好几只爪子,孟静义也不知从谁手中抢了一个布老虎玩具,塞到孟静轩的手里。看着可爱的小老虎玩具,孟静轩这才破涕为笑。

孟静伍猛地注意到一旁站着的两人,便分开众孩童,拉着弟弟向两人施礼道:“参见小王爷、丽郡主。”

这两人正是当朝文昌王的一对子女赵印、赵丽。文昌王是皇上唯一的嫡亲兄弟,按北赵惯例,皇帝的兄弟不可呆在京城,以免结交权臣意图不轨。因此文昌王与兄长关系虽好,但仍不得不来到安阳郡。

赵印鼻子里哼了一声,看了看跟在孟家兄弟身后的众人,说道:“两位好威风啊。”

孟静伍比较老成,并不出声。孟静义可是嚣张惯了的人物,两眼一翻:“小王爷过奖了,那是托家父的福。”

赵印脸色一变。原来北赵从建国初起,为了避免前朝蕃王林立、皇权旁落的情形出现,特制定律法,外封的皇室宗亲不得插手地方政务。因此文昌王虽贵为亲王,手中却无半分实权。而孟梁致本是朝中吏部侍郎外放,任安阳郡太守多年,杀伐决断、心狠手辣,在郡内一手遮天,俨然是一方诸侯。孟家乃是朝中三大世家之首,孟梁致又是圣上最宠爱的琳贵妃的亲哥哥,其夫人孟王氏则是当朝靖北侯王浦王侯爷的长女,孟王两家门生遍布天下,郡内百官无不惟孟梁致马首是瞻。水涨船高,连带着孟静伍与孟静义在众官宦子弟之间也是一呼百应,风光无限。

赵印心高气傲,哪受得了这般气,怨毒地盯了孟静义一眼,对赵丽说道:“我们走。”

赵丽心感歉然,冲孟静伍笑了笑,跟着赵印走了。

孟静伍暗自摇了摇头,这小王爷的心胸也太狭隘了。孟静义却毫不在意,反正他平日看赵印也不顺眼,经常闹点小摩擦。

赵印年纪虽不大,平日里却自负是个小王爷,架子极大,与孟家兄弟甚为不和,众孩童夹在其中左右为难。如今他一走,众孩童反而觉得自在许多,纷纷围到孟家兄弟身旁。

此时孟静义口沫横飞,向一群孩童大吹特吹自己从府中听来的一些京城轶事,把这帮安阳郡的土包子唬得一楞一楞的,就连安阳大营李参将家的小李胖子更是两眼发直,嘴巴张得老大。孟静义得意之余不免有点纳闷,难道自己口才真是如此好?

不想小刘胖子抬手指着孟静义身后,结结巴巴地说道:“你看,你看……”

孟静义一拍他的胖手:“有什么好看的。”

小刘胖子气急败坏说道:“你看你弟弟!”

原来孟静轩坐在一旁独自玩着布老虎小玩具,没多久便玩腻了,到底还是年纪太小,对哥哥和他们朋友的谈话似懂非懂,不由无聊起来,突然看见假山上挂了个彩色纸鸢,登时大感兴趣,便慢慢的一步一步爬上了假山,此时已经到了假山顶部的边缘,正在伸手去拉那彩色的纸鸢。

孟静义与孟静伍转头看去,只见孟静轩晃晃悠悠的在园中的假山上爬着,这一惊可非同小可,孟静义大叫一声:

“轩儿,小心!”

也不知是手滑了还是被哥哥那声大吼给吓的,孟静轩一个倒栽葱摔了下去。

孟静伍和孟静义吓得魂都没了,呆呆地站着动也不动。还好小刘胖子他们反应快,一群人七手八脚把孟静轩抱起来,只见孟静轩双目紧闭,额上的一个伤口狰狞恐怖,鲜血直流。孟静伍突然清醒过来,从小刘胖子手中夺过孟静轩,猛踢了孟静义一脚:“还不快回去。”孟静义如梦初醒,也不与众孩童打招呼,抱着小孟静轩飞似的向孟府跑去。

留下小刘胖子一群人面面相觑,也没人提议,轰的一声全散了。

孟府门房李三儿舒舒服服地打了个哈欠,抬头望了望天,咂了咂嘴,只觉得心满意足。

是啊,想他李三儿当年只不过是个酒家跑堂的,被人呼来唤去,还受尽白眼。太守大人来安阳郡上任时招募家丁,他凭着儿时跟着隔壁的私塾先生识了几个字,竟然被留下了。如今走出去,安阳城内谁不对张大门房毕恭毕敬,笑脸相迎。

不说别的,就说街东卖豆腐的小红,一双大眼睛老是冲他瞟啊瞟的,李三儿的魂都快给她勾去了。小红她妈也就是豆腐店的老板娘见了他也不再横眉竖目,李三儿每次经过都拉着他进去坐坐,还扯来小红放着生意不做也要来陪他说说话儿,其中用意就连瞎子都看得出来。

但话又说回来了,李三儿甜滋滋想道,小红,嗯是不错,那身段,那啥真大,自己也不小了,是该娶个媳妇了……

砰砰砰……

一阵凌乱的踢门声把李三儿从美梦中惊醒。

踢门声?没错,竟然有人在踢门,李三儿当了几年的门房,这还是分得很清孟的,不由恶向胆边生,在安阳郡地面,还有人敢来踢太守府的门?顺手操起放在大门旁的扫帚,打开门,抡起扫帚准备劈头就打。

少爷!?

孟静伍没理会李三儿为什么会举着扫把来开门,急忙说道:“李三儿,快去请郎中,快!”

“请郎中?”李三儿低头一看孟静伍怀中所抱之人,猛地嚎叫起来:“轩少爷?轩少爷怎么了?”

孟静义一把揪住李三儿,往门外一推,一脚蹿过去,吼道:“快去,请城里最好的郎中来。”说完,跟着孟静伍往内府去了。

李三儿被蹿得差点摔个跟头,踉踉跄跄向城中跑去,浑然不知自己屁股上印着一个硕大的脚印正来回的扭动着,心中只是不停地想:完了完了,轩少爷若有什么事,府非翻天不可。

这会儿孟府已经翻天了。

孟夫人一见到孟铮那满是血的小脸,只听得一声:“我的儿啊……”便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旁边孟梁致的母亲孟老夫人也是一口气提不上来,连声咳嗽。身后几个丫环忙不迭抚胸捶背,老夫人半晌才喘着气说道:“快,快叫你们老爷回来。”

府内老管家魏良躬身道:“老奴已让魏明去了。”

老夫人点点头,又咳了数声道:“郎中呢,郎中请了没有?”

孟静伍和孟静义从祖母和母亲进来后,两人便缩在角落里,大气也不敢出,见到母亲晕了也不敢过去看,孟静义更是拼命往后躲,恨不得人都挤进墙壁里去。

孟静伍是长子,听祖母问起郎中,不得不走上前去道:“孙儿已经让门房李三儿火速去请了。”

孟老夫人这才发现自己的另外两个孙子,哼了一声:“你们两个过来。”

孟静义也不敢再躲藏,走过来站在孟静伍右首,两人并肩而立。

孟老夫人浑浊的双眼盯着他俩,直让两兄弟全身发毛。

“轩儿怎么摔伤的,你们两个,”孟老夫人缓缓地说道,突然脸露厉色,一顿龙头拐杖,喝道:“说!”

兄弟俩被吓得一激凌,不敢隐瞒,原原本本地招了。

——

作者有话说:

大家对本书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欢迎评价,我会努力写下去的

>>>点此阅读《孟氏王朝》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维C小说-有营养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