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C小说
有营养的小说推荐

大宋弄潮儿小说免费阅读,大宋弄潮儿肆伍零

小说:大宋弄潮儿

作者:肆伍零

类型:

简介:杨牧之穿越到南宋,不是王公贵族,也非达官贵人,没有金戒指,更没有系统辅佐。
更糟糕的是,竟然是宋朝诸多反民中最平平无奇的那一个。
而且还被捉入牢中,即将问斩……
小人物,大江湖,谁能主命运沉浮?
庙堂高官,江湖草莽,星楼方士,野外术士,还有家仇国恨,兵家之争。
共同构建一个别样真实的世界。
PS:本书却无金戒指系统等,不喜勿喷。另外,本书将用各类方言打造各方小人物,争取做到每个人物都出彩

大宋弄潮儿

《大宋弄潮儿》免费阅读

2020,腊月三十。

寒风萧萧,灯火通明,却无往年热闹。

杨牧之将电视的声音开到最大,企图掩埋窗外不合时宜的清冷,今年的春晚不同往日,临时插播了湖北的新闻,那是杨牧之的家乡。

“怎么就这样了呢?”

杨牧之嘴里呢喃着,手里端着一杯酒再次灌入嘴中,烈酒辣喉,杨牧之终于可以借着咳嗽流出一些眼泪,以让自己不必那么坚强。然后是期待已久的猛烈酒精冲入大脑,杨牧之再倒一杯酒,站在阳台高喊到——

劝君更尽一杯酒!

声音不大,转瞬间消散在清风里,单手邀月,可惜乌云遮天,转身回望,房间里只有电视闪烁着光芒。

“没人喝?”

杨牧之醉了,朦胧的眼看到了无数的人,有家人,有兄弟,他们满座一堂,像小时候的除夕一般热闹,笑容永远挂在嘴角边,他们笑的很干净,干净得让杨牧之跟着一起笑了,然后烈酒再次入喉。

看到了多年的未见的她……

音容未变,美丽依旧。

记忆惊起,猛然间摇头晃脑欲消散这股多情,于是轻咏出下一句——

西出阳关无故人!

恰好,电视里的零点倒计时结束,礼炮齐鸣,火树银花,连带着电视屏幕闪耀不止…….

一声新年好,是杨牧之醉倒时最后的期待。

多年以后,杨牧之站在这些朋友的墓碑前,那一刻的千言万语,他是多么想要重新回到当初的第一刻,让少年誓言的声响永远回荡在自己耳畔。

岁月不知溜走了多少,以让记忆都不知偷摸添了哪些油醋,再醒来的时候,杨牧之是被一声东北方言给喊醒的。

……

“喂,那小伙儿,咋地啦,还睡啥啊,明天就要上断头台了,今晚高低不得喝个通宵啊?”

杨牧之迷迷糊糊的‘啊’了一声,颤巍巍的挣扎开眼皮,先看到的是一排排铁栏杆,继而才触摸到了身边的冰冷围墙。

“这是哪?”

“哪儿,就这昨晚还叫嚣着要越狱吶?”

拔高的尖声再次吸引了杨牧之的注意,瞥眼过去,看到一个邋遢的虬髯汉子,正光着屁股蹲在一个水桶上对着自己左摇右晃,直到听到一声叮咚的声音,紧接着闻到一股弥漫而来臭味,杨牧之这才知道此人是在拉屎。

跟随他晃动的,还有绑在他四肢上的铁链,这让杨牧之有些不解。

“不是,你这一副支劈来跨的模样,两只眼珠专盯着我下面,是几个意思啊,是没见过拉粑粑,还是没见过大老鹰啊?”

说话的虬髯汉子显然是误解了刚穿越的杨牧之。

也对,哪个男人也不能接受另外一个男人如此眼神盯着自己,硬是让挺大个老爷们不好意思的提臀遮阳了起来。

“瞅,瞅上瘾了是不,老白,起来的赶紧,愿赌服输的啊,赶紧把你私藏的好东西都拿出来,反正后天你也要上刑场了,再不给老子造了,就只能等下辈子投个好胎来祭拜爷爷我了!”

杨牧之没有急着搭理他们,因为记忆里突然涌入一些信息——

杨牧之,湖北赤壁人,弱冠之年,因假造官印,私放官粮,被发现后举事造反,失败后被捕入狱。无父无母,绍熙三年冬月问斩,行刑日期,就在明日午时三刻。

距离现在,还有六个时辰。

啊?!

杨牧之这次声音更大了。

不可置信的模样传到了对面另外一间牢房的汉子眼里,平添了对方一丝鄙夷,继而声音也跟着不屑起来,嘴里响起了一阵四川口音。

“啷个回事嘛,早上吵着要喝酒的时候牛皮都还吹得震天响,咋了,现在怂咯,瓜娃子,冒得用咯,哭,也是要被砍脑袋的哦。”

杨牧之心里唯有苦笑连连,想不到上一世勉强混了个人模狗样儿,到了这一世竟然要直接问斩。

而且还是最没有回旋余地的方式。

封建社会,造反。两个词语应用到一个普通人身上,简直是可以载入史册的灭门惨案。

好在这一世自己是孤苦一人,不用牵连他人,否则满门亲友,都会因为自己的莽撞而一同陷入地狱。

杨牧之忽然想起网文世界里的穿越,不知道自己是否跟他们一样,如果有幸相连,那么自己应该会得到一些东西吧……

杨牧之心里叹了一口气,如若有一丝可能,心里倒是愿意把上辈子的花呗信用卡白条这一类的额度全部刷干净,以来修复自己这个可能的错误。

过了一会儿,终究是什么都没有等到。

只有真实的呐喊在杨牧之的耳畔回荡。

“喂,龟儿子,啷个了嘛?”

说话的四川汉子见杨牧之不答话,以为他是为了昨晚的打赌输了要赖账呢,便站起身子,学了他昨晚慷慨激昂的样子,高喊道:“是啷个昨晚上不要脸的扯着老子吹牛皮,说昨晚能够落雨引雷劈开牢笼的嘛,龟儿子,见咯乌云就要施法,难道你都忘了迈?”

“别跟这王八蛋扯那么多废话,瘪犊子玩意儿,昨晚糟蹋老子吶些好酒,赶紧的,把你私藏的老鼠干都拿出来,今晚一醉方休,醉到明天直接掉脑袋,不痛不痒,甚是快乐!”

杨牧之哪有心思搭理那两个喋喋不休的糙汉子,再次不甘心的审阅了一下记忆,想要重新梳理一下案件经过,妄求一线生机——

五月初,均州大水,淹了全州的庄稼,杨牧之带头到阳州知县衙门为民请命,恳请知县赈灾。

李知县当场允诺,愿意放粮,但是要请皇命应允,于是上报朝廷,七天过后,李知县称皇上已经答应,但是饶峰岭军事告急,县里的粮食要优先拨给饶峰岭,皇上承诺,一个月内从江陵府调的粮食就会到达赈济灾民。

杨牧之没了办法,只好带着乡亲们回家啃树皮。

一个月后,杨牧之再次带人去县衙,没想到却直接被李知县打了出来,称他是刁民,不知前线战事紧急,误了军国大事,小心以通敌叛国问斩。

杨牧之觉着不对劲,四下打听,才发现阳县的粮仓根本就没打开过,也就是说从头到尾都是李知县一人自导自演。

气不过的杨牧之也心生一计,用豆干作假,找人模仿出了官印,然后伪造告示,一招瞒天过海,再请上几十个村民在粮仓叫粮,还就真让护卫给开仓放粮了。

但是好景不长,粮食刚运回村里,那边粮仓护卫等人群散了,这才找到机会回衙门里核实,计谋当场被识破。

由此,杨牧之被打入死牢。

“喂,瘪犊子,跟你说话听不着啊?”对面的虬髯东北汉子声音更大了,“耍赖是不,是不是想耍赖皮,小心老子我明天不给你烧纸,在地府都穷死你!”

杨牧之听着他们打趣的言语,心里愈发的悲凉,扶着墙慢慢滑坐在地,嘴里只是不停地呢喃着——

“我是冤枉的。”

>>>点此阅读《大宋弄潮儿》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维C小说-有营养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