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C小说
有营养的小说推荐

七十年代之鱼娘小说免费阅读,七十年代之鱼娘鹿鸣春

小说:七十年代之鱼娘

作者:鹿鸣春

类型:

简介:晓渔是琼州岛最后一个鱼娘,她打小力大无穷,捅破耳膜,接受训练,手脚十指剪开缝合养成脚蹼,带着水肺可以在水下护航抓捕作业很久,可惜她的阿爹严禁她下水,只盼着她招赘个女婿,好给他养老送终,为此,晓渔接触了三个男人,有欢乐有泪水,最终心灰意冷才发现有个人一直在默默关注她。

七十年代之鱼娘

《七十年代之鱼娘》免费阅读

琼州岛家家都是石头房子,经过多年凄风苦雨,显得破败,其中靠近海边的第二户人家尤其老旧,犹如行将就木的老人。

阳光耀眼的半上午,这户人家又传出一声粗噶的呵斥,“陈晓渔,你再不把自己嫁出去,老子半夜也要掐死你。”

一个纤瘦少女灵活的跑着之字形,窜出院门。仿佛是感应到了丢出来的棍子,一个跳跃,一条扫把从她的脚下堪堪划过,幸好没打到腿。

少女大眼小脸,眉毛弯弯,下巴尖尖,搭配小麦肤色,骨架小巧,身形低矮,典型的海边姑娘,就是刚才被这家人呵斥的陈晓渔。

此时姑娘正转身对着院门扮鬼脸,见院子里安静如斯,没人追出来,陈晓渔这才丧气的转身走开,路过隔壁邻居家门口,再往前走就是海边,远远可以看见礁石,听到不太强烈的海浪声。

陈晓渔悻悻用手中随手拔的芦苇,抽打着路边的飞蓬草。经过邻居大成叔家门口,忍不住躲在远处张望屋里。

大成叔大名陈大成,其实也有五十了,大成叔有个兄弟,叫陈大有,晚清后期,洋人来了,陆地上越来越富有,新奇的洋物件偶尔传到岛上,渔民们开了眼界,没有不向往岛外的,这些年,嫁到岛上的基本没有,倒是几乎所有姑娘都嫁出去了。

不论是嫁给地里刨食的农民,还是嫁给走乡串巷的货郎,只要嫁出去的,回来就没有说不好的。

岛上渐渐只留下老弱鳏寡,除了少数换亲的,寡妇都以离岛为荣。

大成叔的兄弟陈大有当年也跟着陈晓渔父亲陈石头花了大代价,托人带出岛去,到城里大户人家做工。

陈石头托父亲陈树林过去是私塾先生的福,认得不少字,民国时候,虽然岛上孩子陆续出走,陈树林没了工作,但是当时又普及教育,陈石头又得了机会,读了几年小学,在大户人家谋的差事是在账房记账,比陈大有轻快多了。而大成叔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留了下来,也因此困了一辈子。

这些年,大成叔常年被痛风折磨,手脚关节长满了痛风石,大的有蛋黄那么大,每逢变天,住在隔壁的陈晓渔都能听到大成叔疼的打滚哀嚎,吓的姐姐陈晓茶直往晓渔怀里躲。

如今终于解脱了,悄无声息的死在家里三四天,才被过去看看的陈石头发现。

陈大成跌落在地,已经发臭了,还维持着往外爬的姿势,指甲生生抠进夯实的泥巴地里,死状极为痛苦。

听后排陈阿嬷说,大成叔是生生疼死的,死后又接了地气,只怕到了地府也要比旁人多下去几层,能不能投胎做人都难说。

解放后,陈大有因为属于被剥削的长工,被安排在城里街道打扫卫生,一家子工作都有了着落。

陈石头却因为身在账房,过的舒坦,成分有争议。恰好遇到主家逃往宝岛,因为船票不够,早逝的姨太太生的不受宠的七姑娘谷玉珠就被遗忘了。

陈石头救下谷玉珠,几番周折才逃回岛上来。谷玉珠孑然一身,四下无援,几番求死又狠不下心,终于被岛上村民舆论架起来推搡着嫁给了陈石头。

这回陈大有接到消息,只带了长子回来给陈大成治丧。

岛上的风俗是人死后不能落地,抬棺的子侄越多,阴德越多,下辈子才能投个好胎。

如今陈大成尸身已然跌在地上,都发胀发臭了,也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陈大有在后山找了点苍术艾草,在火上烤的半干,在宅子里四下熏一番,将陈大成的尸身直接用他生前铺的草席盖得床单一卷,拖出去埋在后山陈家祖坟里,回来的时候又买了几刀草纸,在路口烧一烧,祭拜告慰一番,就算完事了。

晓渔就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番烟熏火燎。中饭也不敢回去吃,肚子饿的咕咕叫,在海边石头下面摸了几个螃蟹,偷摸在路口借火烤了将就果腹。

一直挨到半下午,见陈大有进了自家院子。这才敢拍拍身上的草屑,扛着后山捡的几根柴火,虚虚捆着,假装忙碌的走进家门。

陈石头正咬着烟袋杆,跟陈大有说话。斜眼见着陈晓渔进来,瞪了一眼,没有说她。

陈大有见状分了一个眼神给陈晓渔,只见到秀气瘦小的身影,消失在灶房门口。南方人,尤其是靠海边的,就没有几个高大粗壮的,白皙的更别想了。

“这就是你家那小的?”陈大有吐一口烟雾,慢慢说道。

陈石头下意识的看了看陈大有的儿子,果不其然,小伙子眼神里流露出几分轻蔑与不屑。

陈石头有些难堪,又不好不搭理,“唔,这个是个机灵的,我打算留在家招个上门女婿。”

陈大有在鞋底上磕一磕烟袋锅,“难!咱们这岛上除了老陈家的,外姓年轻人能走的都走了。也只有几个打出生就是傻子的留在这,眼看着估计也三十啷当岁了,你家大的就傻,再招个傻的上门,也养不活,更别指望给你抬棺。”

陈石头心底咬牙切齿。

谷玉珠怀长女陈晓茶的时候本就心情抑郁,闷闷不乐,加上吃不饱饭,鱼虾又嫌腥味重,吃了就吐。生的时候很是艰难,孩子闷太久,是个傻子。

他一心想要个儿子传承香火,不顾谷玉珠体弱,强迫着又有了陈晓渔,可惜生下来还是个丫头片子。

谷玉珠也终于受不了折辱,缠绵病榻几年,受不住苦,一根绳子吊死了。

这是陈石头心中的痛处,不能提不能碰,如今陈大有直接戳上去了。要不是指望陈大有在陆地帮陈晓渔寻摸个孤儿给他当女婿养子,他一准早就暴跳如雷了。

“听说树林叔还带她去当了鱼娘?”陈大有伤口上撒盐。

陈石头连连摆手,急着辩解,一口气不小心呛了烟,几乎要把五脏六腑咳出来,唾沫星子乱飞,陈大有的儿子嫌恶的端着板凳后退几步。

陈石头好不容易平息下来,忍者嗓子的痒意,摇头否认道“没有的事,鱼娘活不过四十岁,我就这么一个正常的姑娘,哪里舍得让她去做鱼娘。”

——

作者有话说:

一直想从一个独特的角度描写那些被历史车轮碾碎湮灭的职业和人群的爱恨纠葛,这是我目前最喜欢的一本书,另有存稿已完结的现代言情《他踏风雪而来》欢迎移步,求收藏!

>>>点此阅读《七十年代之鱼娘》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维C小说-有营养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