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C小说
有营养的小说推荐

锦玉良婿小说免费阅读,锦玉良婿霜染长安

小说:锦玉良婿

作者:霜染长安

类型:历史

简介:千年秦淮,酒帘高曳红摇翠,江女犹记南岸月……金戈铁马,故园飘零,男儿有泪不轻弹一段荡气回肠的沧桑……一个悲情的朝代……

锦玉良婿

《锦玉良婿》免费阅读

夕阳西下,落日余晖。

暮色中,秦淮河像迟暮的老人落寞,黯然,河岸边,勾栏画院,一排排古色古香的宫园掩映在翠绿中,河风徐徐。

十里秦淮生春梦,六朝烟月荟金陵’,古往今来,秦淮河演绎了多少风流,阅尽人间春色,才引得诗人纷纷感慨。

此时,河岸已然暮色苍茫,却仍然有人泛舟河上,丝竹悦耳,狎戏弄乐。沿岸更有不少游玩赏景者嬉戏,卖小吃鲜花的穿梭在人群里,糟杂喧闹。

一艘大船正缓缓行驶在河上,显然是富豪人家,大船精美绝伦,船舷上雕刻着精致的图画,船头上坐着一个容貌绝美的美妇人,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曼妙多姿。

这样一个美妇自然引人注目,河边一些纨绔子弟,浪荡公子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卖弄风骚,力图引起少妇注意。

“快来看啊,这位就是上元县庞家的美貌小妾张什英,她可是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

“啧啧,果然美貌不凡,可惜可惜。”

“诸位,她可是秦淮河上才情无双的奇女子可惜做了小妾。”

人群里说话的是一个蓝衣书生,摇着折扇摇头晃脑,满脸惋惜。不过他惋惜的并不是张什英的命运,而是自己这时腹中无货,搜肠刮肚想不出几句应景之诗词。

旁边一人道:“将兄岂不闻自古红颜多薄命,好事多磨,似这等女中豪杰,也逃不脱宿命。”

“张兄,你这话里可是酸味十足啊,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那蓝衣书生说罢,专心致志地看向船上,此时大船上,张什英正坐在船头,抱着一只波斯猫看着河岸,旁边一个青衣青裤的丫鬟大概不满岸边那些轻薄少年的言语,怒目而视。

“夫人,你看那些轻薄少年着实事可恶,乱嚼舌头,哪有读书人的样子啊。”

“那你说说,读书人什么样子?”

张什英并不恼,反而慢条斯理地问了一句。

青衣丫鬟一窘,想了一下,说:“读书人,应该……端肃沉凝,不似嬉皮笑脸轻浮之辈,就像,就像……。”

她忽然眼前一亮,指着人群里的一个青衫少年脱口而出道:“就像哪位公子。”

张什英顺着往人群里看去,果然看见人群拥挤中,却有一个青衣少年眺望河中,神色凝重,显得与其他人格格不入,不过你说他是卓尔不凡行,说他呆滞木钠也可以。至少在张什英主仆眼里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但在旁人未必。

“哦,这位公子倒是很特别……”

张什英沉吟道,这秦淮两岸风流才子多半她都见过,大都放荡不羁,似青衣少年这样的却不多。

青衣丫鬟笑嘻嘻说道:“夫人,看样子像个读书人。”

“嗯”张仕英点点头,把目光从那青衣少年身上收回,望着河岸的繁华闹市,怅然若失。

暮色越来越黯淡下去了,沿河岸繁华的夜市开始了,家家店铺门口人流络绎不绝,车马喧哗,河上的游船也多了起来,叫卖吆喝声此起彼伏,临近河边的酒楼客人满座,酒香飘扬,十里秦淮的繁荣可见一斑。

这时随着秦淮河上的游船越来越多,岸边人群的注意力也分散了,张仕英乘坐的大船仍旧在缓缓行驶着,忽然从河边飞来一物,直落到张仕英面前,险些砸了张仕英的头。

“夫人小心……。”

青衣丫鬟一声惊呼,主仆两人低头一看,只见来物是一只蹴鞠。

蹴鞠是古代的一种娱乐,类似于现代足球,不过飞到大船上的这只蹴鞠有点特殊,外面包了一层绒毛,毛茸茸的,类似于后世女子踢的毽子。

“谁干的,有种报上名来。”

青衣丫鬟捡起蹴鞠,怒目圆睁,朝着岸边人群喊了一声,别看她娇娇柔柔,这一嗓子倒挺有力。不过此时岸边的人群涌动,一片糟杂,青衣丫鬟的声音完全被淹没了,根本没有人听见。

张仕英颦着的眉头一松,瞧着岸边人群,忽然莞而一笑,伸手从丫鬟手里拿过蹴鞠,轻轻一扬手,那只蹴鞠向岸边人群飞去。

暮色沉下去了,那只蹴鞠飞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人群里的一个青衣少年。这少年正眺望河上,眼神迷惘,突然飞来横祸,惊得连退了几步。待他看清来物,方才啊地喊了一声,抬头向河上看去。

四目相对,那青衣少年看见船上的美妇人正笑吟吟看着他,顿时心中一荡。

大船上,青衣丫鬟捂嘴吃吃偷笑,张仕英微露微笑,遥遥向青衣少年道:“这位公子,刚才小女子不慎将蹴鞠打落,惊扰公子,还请公子勿怪。”

“这位大姐,些许小事,无妨无妨,不必客气。”

这一下,两旁的人群都惊动了,纷纷起哄,青衣少年有点难为情,客客气气地说道。

张仕英笑吟吟道:“多谢公子不怪罪,不知公子可否愿意送还此物?”

青衣少年手里还捧着蹴鞠,哑然失笑,抬手准备把蹴鞠扔回去。不过就在说话间,那船已经往前走了几十米,估摸着距离他是扔不过去了。

张仕英见状扬声道:“劳烦这位公子送到船上,不知可愿?”

岸边的人群闻听,纷纷起哄起来,众人都在怂恿着青衣少年,青衣少年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手中的蹴鞠,点点头,跳上旁边的一条小船向大船追去。

大船上张仕英主仆相视而笑,像她们这等富豪人家,吃喝不愁闲来无事,寻找乐子无伤大雅,并不稀奇。

一会儿,小船追上了。

青衣少年跳上大船,双手捧着蹴鞠,客客气气地说道:“这位大姐,原物奉还,请大姐收下。”

噗嗤,他话音刚落,青衣丫鬟掩嘴吃吃笑出声来,张仕英瞪了丫鬟一眼,借着河上黯淡的曦光,打量着眼前少年。

这少年浓眉大眼并不算英俊,但也不难看,只是眉宇间隐隐露着一丝和他年龄不相称的沉凝。显得和岸边那些纨绔子弟不同。

“大姐……请收下此物。”

青衣少年见张仕英笑吟吟看着他不说话,凤目多情流盼,一时不敢去看,催促道。

张仕英笑道:“不急,小女子还不知公子怎么称呼?”

“在下宁威。”

“哦,是宁公子,多谢宁公子送还此物。”

张仕英笑吟吟接过蹴鞠,递给一旁的丫鬟,含笑看着宁威道:“宁公子,我这船上可有美酒佳酿,良辰美景奈何天,公子可愿意赏脸陪小女子小酌一杯?”

说着以目示意,那青衣丫鬟吃吃一笑,就从船上取出美酒,摆上。

张仕英笑吟吟亲自斟酒,斟满一杯,端起来道:“公子请。”

宁威面色微红,一时无法拒绝,只好接过杯一饮而尽,和张仕英同连饮三杯,岸上众人一齐轰然大笑。

宁威方才告辞离开了。

>>>点此阅读《锦玉良婿》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维C小说-有营养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