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C小说
有营养的小说推荐

都市:无双战婿小说免费阅读,都市:无双战婿雪落青衫

小说:都市:无双战婿

作者:雪落青衫

类型:

简介:他是护国功臣,扬兵国北,护一家安康,佑一国平定;
他也是深情之人,执一人之手,与天下白头……

都市:无双战婿

《都市:无双战婿》免费阅读

杭城市高级别秘密监狱。

大牢最深处,关押着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其他牢房都是两人一间,唯有他,是独自一人一间房。

他光着身子,手臂布满老茧,健硕的胸膛上,遍布醒目的伤痕,大大小小,竟不下上百道。

面庞脏乱,但丝毫掩盖不住他绝世之气魄,如此境地,依旧能给人一种扑面而来、如同雄狮蛰伏的气势压迫……

若有人望向他的眼神,绝对会吓得发颤,那眼神之下,藏着的,仿若是整个天下!

一身傲骨,两袖杀气,三尺凌厉,四方莫敌;

指点江山,纵横睥睨,仅在他一手之间!

“肖天,国主说了,只要你点头弯腰认错,将兵权全部交出,便保你一生无忧,官复原职,要风得风,要雨有雨。”

他面前,站着一位身着官服的白发老者,老者眉毛紧皱,苦心劝道。

男人听言,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让他点头认错?滑天下之大稽!

“老子,命硬,学不来弯腰!”

“不识抬举!”

老者气结,面露恼色,但又无可奈何,只好狠狠一甩衣袖,扬长而去。

……

“你不要打我妈妈!求求你不要打我妈妈!”

一间处在小巷弄的快餐店旁边的小过道,还没到人腰高的小女孩哭的梨花带雨,涨红了脸色拼命扯着旁边一女人的衣阙,奋力嘶喊道。

虽是在巷弄,过路的人却不少,路人们看见一群女的开着宝马奔驰这些豪车围着一对母女,很显然是在欺负她们,却没有一人敢上前阻拦。

世态炎凉,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不少人眼尖,识得这女人的身份,东方府千金,东方月!

这可是杭城市出了名的恶霸女人,权势滔天,算得上是半个土霸主了,谁敢上前得罪?

“滚开!”

浓妆艳抹的那女人戏谑地推了小女孩一手,满脸的冷意。

“听人说,你老公,你爸爸,是个囚犯?你看看你们这样子,也就是和你那废物老公一样的货色,下贱胚子!”

“姐妹们,你们说是不是?”

东方月很好看,但,见到林若苒的那一刻,她竟然心生妒忌……

之所以如此仗势欺人、侮辱林若苒母女,仅仅是因为她觉得林若苒长得比自己好看……

“是,东方姐是什么人?杭城只手遮天的存在,要这两个小贱人的命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哈哈哈,是啊,不过,也别脏了您的手,这种事情,您只要一声令下,交给我们姐妹几个就好。”

说着,几个女的跟班级别的人物,跳了出来,不由分说,又是往林若苒的脸上打了一耳光。

耳光清脆,回荡四周,过路之人眼见此景,皆是面露不忍,却不敢言。

林若苒一只手捂着脸,另一只手盖住小女孩的双眼,即使挨打却仍旧一声不吭。

打了她一个耳光,这些恶毒的女人依旧不放过这对母女,她们冷笑着抢过林若苒怀里那紧紧捂住的便当盒,打开盖子,将滚烫的饭菜洒在后者的身上!

饭菜,洒落一地。

而林若苒,即使被如此欺负,却仍旧一声不吭,只是身子笔直如剑一般站着,没有半点曲弯!

“不想死在这杭城的话,限你三日之内,带着你这个小贱种,滚出杭城!如若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东方月高昂着头颅,冷眼旁观着,面色戏谑而得意地看着林若苒,嘴角露出一抹讥讽,大手一挥,“姐妹们,我们走!”

等她们走了,大家伙才看清楚林若苒和小女孩的模样。

那叫一个惊艳!

有人看向林若苒,一双眼睛都直了。

眉似远山不描而黛,唇若朱砂不点而朱。

高挺的鼻梁,白皙的肌肤,衬托出清尘绝世的气质,身材更甚,只是稍稍瞄上一眼就能让一个五十岁老男人气血奋涌……

小女孩很显然继承了她妈妈的良好基因,日后长大必也是一顾倾人国,再顾倾人城的祸水。

在大家伙失神的时候,林若苒擦了擦小女孩身上的污垢,把她揽入怀中,看着小女孩满脸的泪痕,她的眼神很愧疚,满是自责。

“苑苑,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求人,知道吗?”

小女孩的脸上挂满了泪水,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很是令人心疼,有些哽咽夹着哭腔,“可是,她们欺负妈妈,苑苑不想妈妈被人欺负……”

她真的好想好想赶快长大,那样才可以保护好自己,保护好妈妈!

“记住了!无论如何,都不能低头!爸爸,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我们也不能拖他的后腿!”

林若苒的声音少有的严厉,无论如何,她都不想让苑苑变成唯唯诺诺,没有尊严的人。

人无刚骨,立足不牢。

她可以倒下,但腰,绝不能弯!

“可是,爸爸不是……不是囚犯嘛……为什么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小女孩很委屈,但还是用力地点了点头,她的小脑袋里面,却装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从她懂事起,爸爸就是个囚犯,被关了起来,每个月,妈妈只能和自己去见他一次,为什么妈妈总说爸爸是个大英雄呢?

“苑苑,你记住,爸爸,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大英雄。”

“走,我们去给爸爸送饭了。”

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林若苒的嘴角浮现出一抹苦笑,眼神却很坚定,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很心疼,但没办法,人弱,那就要变得更坚强!

苑苑,更不能软弱,因为,她是他的女儿!

话音落下,林若苒便折返回快餐店,麻利地把身上洒满饭菜的衣服换了下来,从后厨拿出来一盒每个月十五雷打不动的便当,熟练地拉下卷闸门,拉着小女孩一瘸一拐地钻进了人流……

……

监狱。

“进去吧,老规矩,十分钟,超过了不要怪我不讲情面。”

一位狱卒伸手接过林若苒递过来的几张红大头,面色没什么变化,拿出钥匙打开一道大门,冰冷说道。

“嗯,有劳。”

林若苒点了点头,拉着小女孩扎进了那昏暗的牢房。

牢房不大,脚步挪动下,盏茶时间就到了男人所处的地方。

“来了。”

男人的声音很显然有些喜悦,拷在身上的铁镣铐也随之抖了抖,发出清脆的响声。

“嗯,你还好吗?”

林若苒声音很好听,关切地问道。

地牢很暗,没有灯光的情况下,根本看不见对方的脸,可是,只要听见对方的声音,两人的心,就好像系在了一起,是那样的心安。

“一切安好,苑苑呢?她没和你来吗?”

小女孩,是除了林若苒以外,他最关心的人。

“爸爸,我在呢。”

苑苑低了低头,冲着牢房里摆了摆手,情绪有些低落。

“诶,爸爸在,苑苑,今天怎么好像不怎么高兴呀,见到爸爸不开心吗?”

一听到小女孩的声音,那男子充满沧桑的眼神便爆发出一阵光芒。

漆黑四周,掩不住他的熠熠光辉。

“嗯……今天……有人,打妈…妈…”

小女孩本想说什么,有些哽咽和委屈,话刚出口,两行委屈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她真的不想妈妈被那群坏女人欺负……不想妈妈每个月辛苦挣来的钱都被狱卒勒索了去。

苑苑哭喊着,本想继续说些什么,但。

嘴巴却被一把捂住……

“怎么了?”

男子的心被吊了起来,浓密的剑眉深深皱起,沉声问道。

“没,没什么,小家伙胡言乱语,快趁热吃吧,我们能照顾好自己,这段日子我也在想办法打听爸妈的消息,外面有我,你安心。”

林若苒神色一滞,很显然在刻意回避着什么,当下只是埋头拿出便当,隔着铁牢栅栏的缝隙用筷子夹起一块肉,递到他的嘴边。

男子吃下,心里已经约莫猜到了什么,可,就算自己知道了,那又能怎么样呢?

他心碎,他恨!

对母女俩的愧疚如潮水般涌上心头,眼眶有些湿润,手掌用力地紧握着,指甲深深嵌入了肉里。

“怪爸爸没用,没有保护好你们,苑苑,你恨爸爸吗?”

“苑,苑苑……苑苑不恨,因为妈妈说,爸爸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苑苑低下头,表情有些挣扎,可却依旧坚定地摇了摇头,稚嫩的声音仿若一柄利剑扎入了他的心头!

若苒和苑苑今天受了欺负!

“好了,快吃吧,没时间了,这个时候是饭点,店里生意正热闹呢,我得赶紧带着苑苑回去。”

林若苒的眼角也湿润了,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注定过不了平凡的日子,可,她的心,若无他存在,那与死亡又有何异!

无论悲喜交欢,世事无常,自从牵起他的手那一刻开始,她的心便注定只为他一人而活。

若非黄土白骨,我守你百岁无忧。

再难,她也会咬着牙,带着韧劲,绝不放手!

只因为,他的名字,

叫肖天!

“快点,时间到了,赶紧走。”

门外传来狱卒用铁锁敲着栅栏,有些不耐烦的声音。

“好了,肖天,你在这里放安心就是,我会想办法救你出来,妈那边你也别担心。”

林若苒听见,赶忙收拾好便当,不敢耽搁,便拉着苑苑依依不舍地回头张望,一边望着,一边离开……

她不敢耽搁,生怕惹恼了狱卒以后都再也见不到肖天了。

哐当一声,铁门被狱卒上了锁。

“若苒,带着苑苑离开这里,找个没人认识你们的地方平平静静过日子!”

肖天隔着铁房门,喊了一句,即使,他知道答案。

他其实,是想和林若苒离婚的,他真的不忍心再拖累若苒和他的亲骨肉苑苑……

本以为会没有回应,却没想到,隔着好几间牢房,林若苒坚定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林若苒,从未有过半丝后悔,更不会丢下我心爱的男人独自一人苟活于世。”

为君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听得林若苒此言,肖天更心疼了,他在心里发誓,若有朝一日,他从大牢内出去。

定叫这杭城血溅十里,尸横遍野!

谁让我的老婆难过,让我的女儿流泪,那我就让谁流血!

我,肖天,在此立誓,有朝一日,必屠灭他满门!

他抬头,满脸杀意,口中呢喃不停。

“四年了,三日之内,秋来之时,本王看你这狗屁龙椅是否依旧能坐得舒坦牢靠!”

此时,正是夏秋交换,日月更迭……

>>>点此阅读《都市:无双战婿》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维C小说-有营养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