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C小说
有营养的小说推荐

不平盛世小说免费阅读,不平盛世执笔写童话

小说:不平盛世

作者:执笔写童话

类型:

简介:风中有人手提白灯,影子上压着一座城。城中有人明火执仗,封条下埋着一扇门。门内有人舞剑欺风,夜雨里蕴着酒一樽。樽中有人倒悬青锋,尘世里多了一孤魂。
你们逼着黎民用血肉烧起的战火叫利益,
而现在他们跟在我身后愿与我一同赴死的信念叫仇恨

不平盛世

《不平盛世》免费阅读

此夜,圆月当空,映照杀伐。

南城兵甲刀戈碰撞之声不断传出,一百余宫中的车骑卫冲向太子府,在府门前向着太子府侍卫全力拼杀。

“奉圣命,诛叛平乱,跪地不杀!”

拼杀在最前方的士卒不断怒吼着,但却未见对面一人退却,三十多名侍卫尽皆奋力反击,靠着大门口的狭窄地形一时死死抵御了车骑卫的进攻。

一名胸口刀伤可见骨的蓝衣侍卫捂着伤口快步跑向院中,跨过院门时身体倏尔一个踉跄,摔向地面。一个浓眉大眼的壮汉及时接住了他,面色凝重问示意他不用说话,府中原本的下人仆从早已遣散,仅余兵丁。

壮汉继而唤来另一位瘦弱的白衣人给他包扎伤口,继续看着园中的青年在细雨中舞剑。一只缠着浸油棉布的火箭射入院中外墙,就如一名带头冲锋的士卒,后续箭雨跟随洒落,院中人舞剑的手一缓,衣上聚集起的雨丝的凉透骨。

“太子,该走了!”

有人在阴影里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并递出了一条干燥的毛巾。随手一抖,闪着寒光的利剑如游龙归水收回剑鞘,剑身于片刻中映照出一张略显疲惫的脸,脸上的两道剑眉却已立起。

“已经到这一步了么?”太子抬首喃喃说道。

阴影中的人踏前一步,身影微躬,抬手做了个揖,却是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原本立于院门前的浓眉壮汉和白衣人也搀着那受伤的蓝衣侍卫走到身侧静默不语。

“安排了个身形相似的侍卫,换好了太子的衣服待在屋中,屋中铺了桐油。想必如今火势已经渐起了”

“府中可还有他人?”

“下人早已尽数遣散,余下死士全在府门口争取时间,再无他人。”

“呆在府中隐忍了这么多年,却不曾想过他如今这般果断。”院中青年口中不断喃喃自语,却只有开头一句可听清,余下皆不明其意。

“太子,出海的储备和船都已经悄悄转移到了东离码头了,还请太子尽快出发,很快宫中兵祸平定后大军就往这边来了。”白衣人略显焦急的催促道,眼神不停向门口方向打量。

“何必要逃呢?左右不过一个死字,上下不过一个卒字?”一道瘦长的身影立在院墙上略显快意的说道。

雨停了,月光下,几人眼神锐利如剑,目光紧盯着这一位曾经被江湖人排为快剑第三的黑衣剑客。府中有人高喊火起,在桐油的助燃下很快太子府便化成了一片火海,火光中映出一张张坚毅的脸。

一身轰鸣声传来,却是士卒已用火药炸开了院中外墙,众车骑卫簇拥着一个穿着黑底龙纹服的中年人缓缓而来。

“你我之间就真的要分个生死?”太子李宏面色平静说道,面临绝境却不露怯色,但身后握拳的手掌中早已渗出了汗渍。

“张三已经回来了,那便说明你最后留的手段,我也已经猜中了。”

“看来局棋还是我输了…”李宏扔下了手中的剑,失魂落魄道。

“你本有机会选择走,为何不走?”

“你也可以选择不来,为何要来?”

一旁的侍从杂乱的院落中搬来了一张缺了一角扶手的黄花梨圈椅,镇南王李隅平静的坐下,那双柳叶眼低垂注视着地面。命人分出两队人救火,缴了余下太子府侍卫的兵器,把相干人等皆一并拿下。

“世家居庙堂,弱民智欺之,欲开盛世必要血骨铺路醒世人!”镇南王李隅谈谈的说道,挥了挥手,让人无需将这位太子捆绑。抬头望了太子李宏一眼,眼中意义难明。

“战火是用百姓的尸体烧起来的,而世家是杀不干净的”

“总归要试试,既然活得憋屈,不如死得坦荡”

李宏手指着镇南王李隅,责问道:“百年无战火,这太平盛世来之何其不易!你为了你的私欲便可蛊惑无数愚民身作枯骨葬荒山吗?”

“太平盛世?这世道也敢称太平?而死去那些人,他们只不过明悟了他们心中想要的太平二字。谁不想好好地活着?你们逼着黎民用血肉烧起的战火叫利益,而现在他们跟在我身后愿与我一同赴死的信念叫仇恨”镇南王李隅闭上了眼睛缓缓回道。

“只要人还有欲望,依旧会有人甚至于你的后人,也将会成为另一个世家,而你身后的人他们恨的只不过是因为他们自己不是世家!为何不能设法与世家求共存?”

“如今这世家的椅子摆在这天和人中间,只要坐上去,心就太容易变了…”李隅心中百味杂陈,名利场上倒了多少昔日的英雄汉,他摸着自己的胸口,他如何不是百般挣扎才决心坐在这里。

“世上欠缺公义何其多?求仁者已得仁,求义者已得义,求名者即得名,你为何还求太平?乾坤反复必可革新?”

“我所求非全为太平盛世,太平二字太过虚妄,人心向背不过一念。我不过给这盛世搭了个台敲锣开了场,人生百态他们自己接着演就是了。我只是不想愧了我儿那南境土下的孤魂,他死得是否有一丝不甘?”

中年人原本因怒竖起的剑眉倒了回去,低头望着这铺在内院角落宫灯上的琉璃瓦,倒映出一个个虚晃的人影,仿佛又站在了那兵戈碰撞的战场上,握着扛旗官断了一根小指的冰冷右手,就那样死死的握着,手上的青筋透着血一般的红。镇南王世训,但凡子嗣父子上阵,儿者为军中扛旗,父者为战时擂鼓。

“忠报君恩名不朽,孝随亲死义难忘!哈哈…哈哈哈…哈”贵为如今镇南王的李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色重回无悲无喜,缓步走到太子李宏身前,仰视着这位原本快要执掌朝纲的人,眼中划过一片悲凉。

“春秋之前我所求不过那人前名利仁义,手段任凭那人后道德可欺。如今,你身绕三尺荣华,我南境十里缟素!我擂了那聚将鼓,立了藩王旗,今天带着腰间这柄养了三十多载胆气不敢犯上的刀问你!这世间何处太平?”

“何处可得太平…?众口悠悠,庶民中不明者何其多,胜者书史流芳,败者野史存名。但若我胜!我之太平便无错!如今…惜败尔…”

镇南王李隅看着太子李宏却是再不愿说什么,反倒觉着胸中郁气难平。太子李宏挺直了脊梁发出了一声轻笑,说出的话语中却带着自嘲:“南王可还要再继续卖我几斤仁义道德?”

李宏说到这停顿了会儿,拍了拍满是残烬余灰的下摆,看着前院的橘红火光,眼中泛起了一丝光亮,继续道:“我不愿提前离去是因为不甘,想和你赌一把你身后站着的有几人,可惜天命不在我…”

镇南王李隅一把拍裂了圈椅的扶手,冷眼扫视着对方,身侧的羽林卫仿佛得到了指示,上前一刀鞘打在了青年小腿上迫其跪下,余下的太子侍卫刚想有所动作便被强硬地拖了出去。位于左首的侍卫倒悬青锋,猛地刺入后脊,剑锋穿胸而过,血溅到了一侧已被黄光熏的有些乌黑的墙壁上,继而带着尘埃一同混于土中。

李宏不停的轻声吸着气,眼前的视线出现了一阵阵的模糊,他看着李隅的背影,在昏暗的火光下晃动了一下,仿佛矮了半寸,瘦小了三分,就如同当初力尽战死在小南城的孤魂。那孤魂意识渐失前当时李宏就跪在他身侧。援兵拖延不至,是他给暗子传的命令。战前他便乔装入城,密命那孤魂死战不退,谎称大南城遇袭民众撤离需他争取时机,他便半步未退。

当他倒下后李宏仍是没忍住选择了率亲卫冲上前,那孤魂直直看着他,什么都没有问。看了他一会后,那双朦胧的柳叶眼笑了一下,牵动了胸口的伤势,他的眉毛不由得再次皱了起来。

“若我父将来有必杀之罪,放他一次…看在我们从前的兄弟情谊上。咳咳…咳..我好想再尝尝那杏花胡同的汾酒,见一眼那卖酒的清倌,当年你还说以后肯定要娶她呢…你说这世道如今算是太平了么..咳咳..怎么还会有这么多的孤苦人呢…”那孤魂口中轻声呢喃着,呢喃着,渐渐的声音便微弱了,手中那杆南字旗也不由得掉在了地上,溅起了那么两三滴血水上墙。继而许许多多的脚步声开始往这边靠近,李宏被强行架走。不多会儿,街上就传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和城中不计数的呼喊混在一起,难辨其音,难辨公义。

“我李宏,我李图,今日在此立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生死。”南城中的某座不知名小庙内里柱边刻着这么一段歪歪斜斜的话,仿佛稚童学语,掩于尘土。

“殿下!有探子密报,今夜李隅披甲带兵入了宫城,当早做决断!”

“等,我要看看他身后到底能跟着多少人”

“等至何时?”

“等一个太平盛世。”

>>>点此阅读《不平盛世》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维C小说-有营养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