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C小说
有营养的小说推荐

既济壶巷说异闻录全文免费阅读,既济壶巷说异闻录精彩内容

小说:既济壶巷说异闻录

作者:介 主角:小鞑子

简介:三月二十八是东岳帝君的寿辰,泰山底下有一场天下第一大的庙会,小鞑子的蹴鞠作为东京城里头一份的绝技自然要去献艺。小鞑子伙同一众东京勾栏的人前脚刚走,东京城里就天降大雨,勾栏里的人都恭维小鞑子说:「龙行有风、虎行有雨,节级你可真的不是凡人。」

《既济壶巷说异闻录》免费阅读

相国寺门口街市上卖胭脂珠珞的小贩们恨死了小鞑子。

这些小贩的生意专指望着初一十五庙会时大户人家的大姑娘、少奶奶捧场。大宅门里女眷们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来手里有钱又没处花,银子最充足;二来她们双手不沾阳春水,自然也不知道外面街市的物价,小贩们嘴甜一点的话一盒胭脂一两银子也是卖得出去的。

可自从小鞑子来了东京汴梁之后,小贩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全城大户人家的大姑娘、小媳妇每逢庙会也不再扎堆去庙门口买这些胭脂水粉,一出宅门就都径直跑到勾栏里去围观小鞑子。姑娘们实在要用胭脂水粉时,也都是差遣丫鬟下人们出来买,一盒胭脂小姐们肯出一两银子,可跑腿的丫鬟小厮不比深居闺中的大姑娘、少奶奶,最会克扣还价,十个大钱买一盒胭脂,还要你饶一块眉黛。

这小鞑子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让小姐奶奶们连胭脂水粉都不再上心,冒着被骂不检点也要进勾栏去看他呢。小鞑子不是说书卖唱的,也不是打拳练棍变戏法的,而是个踢球的蹴鞠健儿。

没人知道他姓名籍贯,街市上的人凭他一口北京大名府口音断定他从北边来,故给他取了个诨名唤叫小鞑子。他一头长发乌黑油亮,健硕的肌肉泛着古铜色的光泽,皮球只要一到他脚上就仿佛被黏住一样,任他上下左右如何摆弄都不脱落。

小鞑子的绝技唤作「龙吐珠」,他古铜色的肌肉上纹着一条爪牙狰狞的升龙,怒张着一张血口,那龙尾巴盘在腰上,龙爪布满全背,在场上踢球时背后的肌肉随着抖动,那条蛟龙也仿佛活了一般盘旋上升。将球运到肩上,用力一耸球便升入门中,那球仿佛是从肩头怒龙的口中吐出一样。每逢庙会东京汴梁城阖城空巷,都只为了一睹这「龙吐珠」的风采。

龙吐出珠子来,全场的叫好声从相国寺勾栏都能传到皇城里去,坊间传闻连宫里赵官家都曾微服出访来看小鞑子这「龙吐珠」。

每逢庙会散场时,钦慕小鞑子的夫人、小姐们便会让人往勾栏里扔些金珠玉佩,一场庙会下来小鞑子的出息何止千两。虽然收入不少,但小鞑子似乎对钱财不甚贪恋,每次收到的打赏钱财,他都大方地分给勾栏里的帮闲伙计,只留下小半补贴家用,也因此市坊里的人没人不说他的好。

这小鞑子虽然身怀绝技又健美英俊,城里的青楼名妓、富家小姐不知有多少倾心于他,但他却对家里的糟糠妻子不离不弃。他那从北边带来的妻子蓬发皱皮、身形佝偻,几乎是个年老色衰的老妪,两人站在一起时简直如老母带着儿子一般滑稽。

可小鞑子对妻子十分专一,虽然追求、钦慕他的女孩儿很多,痴迷他到「但求一夜露水夫妻」的都大有人在,但他却能「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他平日里与伙计们在外踢球玩耍打熬力气,每逢初一十五的大日子一定回家陪伴妻子,从不做沾花惹草的勾当。因此,市坊里的人也都传颂他不弃糟糠之妻的美名。

小鞑子踢球时引得太多人来看,开封府的府尹老爷原本嫌他聚众喧闹、有碍观瞻,有心要把他整治一番再驱逐出境,但从衙门里的小吏们口中听说了他仗义疏财、不弃糟糠的事迹,竟然对他生出了几分欣赏,夸了他一句「江湖义士」。

此后,府尹不但没有干涉取缔他勾栏里的球场,反而时常委任他一些维持市坊、仲裁斤两的小差事,平日里花他钱财、受他好处的宵小帮闲们也因此都恭维他一声「节级」。酒楼茶肆里讥讽朝政的人时常会讲一句:「本朝以蹴鞠治国,白虎堂里坐着一位蹴鞠太尉,相国寺外立着一位蹴鞠节级。」分别讲的就是伺候皇上蹴鞠的高俅高太尉与小鞑子。

如此这般转眼七八年过去,开封府的府尹老爷换了两任,当年给小鞑子扔金掷银的小姐们也都挽起头发变作了人妇,当年给他拍手叫好的市侩们满头的青丝里也生出了白发,而小鞑子却仍是一副英俊的少年面孔、一身健壮的结实肌肉、一头乌黑油亮的黑发,风采不曾稍减。

人们都去问他有何养生妙招能保养得如何之好,小鞑子或是矢口否认,或是胡乱对付几个古怪的偏方。他越是含糊不说,市井里的人便越是好奇。一次小鞑子带着自己的伙计们球场上大胜了洛阳来的一队蹴鞠健儿,趁高兴他多喝了几杯,酒醉时无意间吐露了一句:「我祖传一只既济壶,有它便能保青春永驻、长生不老。」

多数人只当是他醉后的胡言乱语,也有眼红他英俊健壮、日进斗金的鸡鸣狗盗之徒把这话当真,想尽办法到他府中盗取,可是这班人翻箱倒柜都不见小鞑子口中宝壶的踪影。一开始遭窃时小鞑子和他的丑妻还会去报官,后来两夫妻不厌其烦,干脆就不予理会,任其来找。

若在街上遇到那几个整日来翻找盗窃的少年,小鞑子非但不恼,还会揶揄他们几句:「混沌魍魉,我酒后的胡言乱语你们也去相信?这世间哪里有这长生不老的神器?真要有那样的东西怕也要献给赵官家,怎么会在我们平头百姓手里呢?」时间长了窃取不着,也就没人再去翻找了。

三月二十八是东岳帝君的寿辰,泰山底下有一场天下第一大的庙会,小鞑子的蹴鞠作为东京城里头一份的绝技自然要去献艺。小鞑子伙同一众东京勾栏的人前脚刚走,东京城里就天降大雨,勾栏里的人都恭维小鞑子说:「龙行有风、虎行有雨,节级你可真的不是凡人。」

>>>点此阅读《既济壶巷说异闻录》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维C小说-有营养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