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C小说
有营养的小说推荐

狂修小说免费阅读,狂修白欢

小说:狂修

作者:白欢

简介:白欢:“侥幸穿越,能得再活一世,已是幸甚,遑论还踏上修真之路,既然如此,何妨恣意逍遥,顺遂心意行事!”

狂修

《狂修》免费阅读

正午,黑虎山,破庙。

破败的几尊不知名神像背后,是一条稍显黑窄的甬道,自上而下直直扎着几束大小不一的亮光。

白欢穿着一袭脏乱白衫,随意挽着长发,远离了外厅人群,独自在甬道中背倚神台躺坐着,一口雪亮的无鞘长刀横亘腰间,正一口一口的抿着囊中酒。

这时,原本还算安静的外间庙厅里突然聒噪起来。

“黑白双虎,今日来的竟是这两个畜生!”

“嘘,不要命了你。”

……

众人正在交头接耳,突然,一个猖狂的声音骂道:“都给老子闭嘴,除了那两人留下,其余的还是老规矩,留下买路财,滚吧。”

一喝之下,众人俱都安静下来,只余下窸窣杂乱的脚步声。

不一会儿,脚步声亦渐远。

此时,一个嗫喏的声音响起。

“两,两位好汉,为何独独留下我兄弟,规矩小生已经打听了,这便是我二人奉上的孝敬。”

“规矩自然不能破,不过嘛,还要再加上我与这小娘子的一场露水姻缘,嘿嘿……”

“啊,不要!相公救命!”

似是一阵拉扯,外间庙厅之中突然响起女子尖利的叫喊声。

“嘿,还真是小娘子,大哥,还是你招子毒辣。”

“那还用你说。”

“这,这,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内子姿容丑陋,实在不堪一观,还望二位好汉高抬贵手,我夫妇来世必结草衔环以报。”

“滚一边去,哈哈,老子玩过的美娇娘比你吃过的盐都多,任你如何乔装打扮也骗不过老子,老二,赶紧把这个碍眼的书生打出去。”

“好嘞,嘿嘿,大哥记得千万下手轻些,可别又把小美人玩死了。”

“哈哈,滚你的,我便在那神像后头耍乐,待泄了火再来换你。”

“好汉饶命啊!”

“相公!”

……

又是一阵求饶声,夹杂着拉扯争闹,听到这里,白欢依旧无动于衷,只是水囊中的残酒不知不觉已经饮尽,才皱了皱眉头。

随着女子的惨叫声越来越近,白欢眼皮轻抬,正好瞥见一个白胖丑汉裹挟着一个瘦弱女子进了甬道。

随即,白欢盯着那丑汉半鼓的水囊,暗道:“也算来的正好。”

而那丑汉此刻兴头正浓,强行拉扯着那小娘子的衣衫,正上下其手,冷不防看到白欢,稍稍一愣后便骂道:“好狗胆,这里还躲着一个小白……呃!”

“脸”字尚未说出口,那丑汉已经被一柄禾苗一般的古怪长刀钉在墙上,前嘴进,后脑出,直直捅了个对穿,露出一大截奇长的刃身犹自“嗡嗡”的来回震颤着。

霎那间,那丑汉的双手自那小娘子衣衫内里脱落,无力的垂下。

白欢摇晃着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到那惊骇欲绝的小娘子身边,正了正她春光散乱的衣衫,嘴上冷淡的说道:“别动,也别乱叫。”

不管那小娘子依旧呆立原地的愣怔模样,白欢解下那丑汉尸体腰间的水囊,轻嗅间嘴角一翘,便绑在腰间,反手捉住那怪刃奇长的刀把,抽刀卸下丑汉尸体,来到外厅。

“啊!”

身后那小娘子回过神来还是惊叫了一声。

白欢脸上古井不波,他已经看到庙门外一个黑脸汉子正持剑急急奔来,几步就入了庙厅。

那汉子一进大门就打量着白欢兀自滴血的奇特长刀,神情有些凝重,只快速扫了一眼甬道方向后,又换上惊疑不定的口吻说了一句。

“你是白衣血刀?”

“哈,不想我在杨国也有偌大名声”,白欢自嘲了一句,脸上总算带了些表情,接着又戏谑道:“你那好大哥已经死了,你这小老弟要不要为他报仇?不瞒你说,我下手还挺重的。”

说完,白欢拄着长刀,好整以暇的静待原地。

“呸,那白皮虫早就该死,仗着二当家的几分关系,武功稀烂偏偏一直招摇拿大,至于你这白衣血刀,哼,谁知是真是假,先接下你家黑虎爷爷三招再说!”

那黑脸汉子不屑的唾骂几句,随即虎吼一声,整个人猛地一弓,又狠狠一顿足,身形一闪之间,右手带起一道闪亮的剑锋,直取白欢面门。

“倒有些胆色,那就赏你个全尸。”

说完,白欢亦是猛然而动,换了双手持刀,正面箭冲而上,毫无躲避那凶戾剑锋的意思,似是要以长击短,简单直白的招式毫无花巧。

黑脸汉子见状,脸上不忧反喜,剑锋不转,身形陡然加快了几分,同样没有丝毫退缩之意,只是青筋鼓胀的左手隐晦的捏了一枚飞镖。

眼看要与对方相接,黑脸汉子嘴角一喜,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屑之色。

“咻。”

“叮。”

白欢突然将长刀猛的反掠,随意将一枚飞镖格飞。

“啊!”

急促的一声惨叫,黑脸汉子身形陡然一个趔趄,剑锋被迫一晃,中门顿时大开,只见他左手痛苦的捂着左眼,那眼窝已然血漫不止。

黑脸汉子如何能想到他劲射的飞镖,最后竟然埋进了他自己的眼窝,当下胆寒道:“血刀爷爷饶命!”

白欢充耳不闻,长刀直刺对方心窝,又准又狠。

随手收刀,地上又多了一具尸体。

一边刃尖垂地,让血污缓缓沥下,另一边,白欢随意冲着庙门外喊道:“那书生,进来吧,你那美娇娘没死。”

随后自顾俯身在尸体中仔细寻摸起来,不要铜钱,只取白花花的银子。

嗯,散碎的也行。

“只有三两多,看来大头在那白皮虫身上。”白欢暗道一句,随手收了。

少顷,一个面色蜡黄的书生,紧紧抱着一个干瘪的包裹,踉踉跄跄的跌了进来。

“感谢恩公救命之恩,恩公在上,请受小生一拜!”书生畏畏缩缩的对着白欢作揖不止。

白欢并不理睬,解下腰间酒囊,自顾轻轻泯了一口后,这才眉头舒展。

“相公,相公!”

恰好此时,那小娘子惶急的从甬道口跑出,边喊边哭,好个梨花带雨。

“夫人,夫人!”

……

看着小两口紧紧相拥,互诉着衷肠,一副劫后余生的恩爱模样,白欢冷眼看了一阵,微不可查的吸了吸鼻子,默默的向着神像后边走去。

心里想着头先那丑汉的尸体,白欢打算再多摸些银两。

哪成想转个身只走了几步,背后冷不防传来“咻咻”的破空声。

刹那间,白欢心头寒意陡生,瞬间暴提内力,整个人生生往侧面横移数尺。

“嘭”的一声闷响,一支银色袖箭擦身掠过,狠狠钉在了前方神像上。

紧接着又是“噗”的一声,白欢身子剧烈一晃,右腿当即传来一阵入骨的疼痛,一支小巧的羽箭已是入肉极深,回首一瞥,那书生竟然举着一张小巧劲弩!

白欢冷汗直冒,虽咬着牙没出声,但身子已然站不稳,不受控制的一歪。

眼看那对“恩爱夫妻”皆弃了暗器,各换了一柄短剑,腾挪间就快欺身近前,白欢当机立断便顺势向后一倒,口中大喝间长刀怒斩。

这一刀看似怒携破釜沉舟之悍勇,实则不过借势虚斩。

那两人已是近身,见此情形又在空中急急互击一掌,当下各自暴退丈许,分立白欢两侧,躲了那看似惊人的一刀。

白欢趁机长刀点地,忍痛借力站正了身子,此时庙中三人互成掎角之势。

那一男一女冷厉的眸子互对了一眼,一时间倒是没有继续动手。

“兴国饮血阁大名鼎鼎的杀手白衣血刀,传闻已达后天大成之境,就只有这点手段么,那许多有名有号的高手当真是死于你手?”那女子依旧是那副楚楚可人的面孔,只是全然换了一副老妇人的沙哑嗓音。

“嘿嘿,老婆子,他连我区区一发迷魂弩都接不下,什么白衣血刀,我看徒有虚名。你我久不入江湖,之前行事有些过于谨慎了,刚才还借那两个山贼好一番作戏,现在想来真是小题大做!”那书生模样的青年不屑的笑着,只是声音同样变的浑厚。

白欢的视线所及已经开始渐渐模糊,不由心下一沉,但是听完了那夫妻的对话后又好似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反倒陡然暗喜。

深深吸了一口气,白欢笑嘻嘻的开口。

“原来是杨国江湖中赫赫有名的皮公鬼婆两位前辈,晚辈血刀幸会了!”

——

作者有话说:

恣意逍遥,从心而为!

>>>点此阅读《狂修》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维C小说-有营养的小说推荐